欢聚一堂同学情,玉米地里话丰收

综艺节目 浏览(1972)

  2019 旅游情报点

  有一种情很纯粹,它在我们的记忆中永不褪色。校园里,我们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我们一起努力学习、畅谈理想。多年后,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无论经历过多少风雨,不变的同学情谊永留在心间。

  同学的情谊是那么地纯洁、朴素、回味悠长,它陪伴我们度过了美好的青春岁月,它还会陪伴我们走完人生的旅程。

  

  

  五月,石榴花开红似火,夏天,赤着脚,携着炙热的情怀向我们走来,这一个热情洋溢的,万物蓬勃生长的季节。五月下旬的一个周末,我们几个同学决定到田园里进行一次采摘玉米的户外活动。

  

  

  趁着太阳还没有太猛烈,九点钟我们一行八人就跟着玉米地的主人邓阿姨浩浩荡荡地到田里去了。同学们一边走一边打趣:“日本鬼子进村了!”女同学就说:“有这么漂亮的女鬼子的吗?”哈哈,真的是一点都不谦虚啊。

  

  

  五月,乡村的田野里是一片绿油油的景象,有荷枪实弹站在田里的玉米棒子,也有娇嫩的花生苗不声不响地迎着阳光舒展枝叶。丝瓜和黄瓜的藤蔓爬满了棚架,瓜蔓上开出了黄色的花,引得蜜蜂嗡嗡嗡地来打转,可爱的瓜宝宝安静地躺着母亲的怀里。这里看不到城市的车水马龙,听不到城市的各种音响喧闹,微风轻轻吹来,那亭亭玉立的玉米株就像一个个美丽的少女,头上插着绿色的尾羽,在风中轻轻起舞。

  

  

  玉米地的主人邓阿姨说:“摘玉米没有什么好玩的,一不小心会弄得全身都发痒,很难受的。”我说:“阿姨,我们不怕。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去地里摘过玉米,所以想亲自去体验一下,就好像青菜和萝卜,每种菜的滋味我们都想尝试一下。”

  

  

  此刻的我们,没有像邓阿姨一样长衣长裤打扮,我们或穿裙子、或穿热裤,戴着遮阳帽、打着雨伞,完全是一副去郊外旅游的装扮,哪里像是要到地里干活的样子。刚才安安静静的田园,因为我们的到来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此刻的我们,不是年近半百的中年人,不是别人的丈夫或者妻子,我们又是那个不识愁滋味的、洋溢着青春热情的少男少女们,玉米地里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用手捉住一个胖胖的玉米须是黑色的玉米棒子,用力往下一掰,再顺着一个方向扭上一两圈,玉米棒就摘下来了。我们扬起手中的玉米棒子,露出了甜美灿烂的笑容。

  

  

  阿冰在太阳底下举着笨重的相机在玉米地里穿来转去地给我们拍照,脸蛋儿被晒得通红通红的。热辣辣的太阳挡不住我们的火辣辣的热情,在这片青纱帐里,我们将记忆永久保存。

  

  

  玉米摘回来了,我们稍微把它们整理一下就要给它们称重量了。四妹说:“我去试称一下!”接过邓阿姨手里的称,四妹像模像样地用称钩钩住一篮玉米提将起来,把秤砣移过来又挪过去,说到:“10斤!”

  

  阿海看着四妹称得那么有趣,自告奋勇地上前:“让我也来试一试!”只见他右手拿称杆,把一袋玉米艰难地提了起来:“15斤!”可他的左手五指叉开,给四妹捉拍到了,说他的手势表示是“5斤”,大伙笑开了,打趣说阿海是“5斤哥”!

  

  每个同学都试着去称玉米,我在旁边看着,感觉有点像小时候玩过家家时候的样子,太有趣了!我忍不住也去试称了一下,哎呀,秤砣掉下来了,幸好,没有砸到我的脚。大伙又笑了起来。

  

  我们把玉米的外衣一层层地剥下来,只留下最后一层苞衣把玉米紧紧包裹住。听老一辈人说,这样剥出来的玉米不用清洗就可以直接放进锅里,放上少许食盐,再加上清水就可以煮了。玉米在柴火灶里煮了40分钟后,香味弥漫了整间屋子。一粒粒饱满的玉米就像排练整齐的珍珠,颗颗晶莹剔透,洁白无暇。玉米入口清香软糯,让人齿颊留香。玉米好吃,煮玉米剩下的水也是甜滋滋的,让人回味无穷。

  

  

  同学们意犹未尽,和邓阿姨商量好农历六月份还要来帮她拔花生。我们甚至还想好了下次一起穿上汉服来拔花生。这个想法也太疯狂了吧,希望到时候不要被人围观才好!哈哈哈!

  

  人们常说吃什么、在哪吃,远不如和谁吃来得重要;去哪里、玩什么,远不如和谁玩来得重要。和同学在一起,你可以卸下社会面具,恢复到那个最本真的自己,大家一起笑一起闹,把烦恼都抛诸脑后,重拾信心,轻松出发。

  同学们,无论光阴荏苒,岁月流逝,愿青春不老,时光不散,你我同在。

  

  摄影:只为天使左右

  文字:晓禾

  有一种情很纯粹,它在我们的记忆中永不褪色。校园里,我们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我们一起努力学习、畅谈理想。多年后,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无论经历过多少风雨,不变的同学情谊永留在心间。

  同学的情谊是那么地纯洁、朴素、回味悠长,它陪伴我们度过了美好的青春岁月,它还会陪伴我们走完人生的旅程。

  

  

  五月,石榴花开红似火,夏天,赤着脚,携着炙热的情怀向我们走来,这一个热情洋溢的,万物蓬勃生长的季节。五月下旬的一个周末,我们几个同学决定到田园里进行一次采摘玉米的户外活动。

  

  

  趁着太阳还没有太猛烈,九点钟我们一行八人就跟着玉米地的主人邓阿姨浩浩荡荡地到田里去了。同学们一边走一边打趣:“日本鬼子进村了!”女同学就说:“有这么漂亮的女鬼子的吗?”哈哈,真的是一点都不谦虚啊。

  

  

  五月,乡村的田野里是一片绿油油的景象,有荷枪实弹站在田里的玉米棒子,也有娇嫩的花生苗不声不响地迎着阳光舒展枝叶。丝瓜和黄瓜的藤蔓爬满了棚架,瓜蔓上开出了黄色的花,引得蜜蜂嗡嗡嗡地来打转,可爱的瓜宝宝安静地躺着母亲的怀里。这里看不到城市的车水马龙,听不到城市的各种音响喧闹,微风轻轻吹来,那亭亭玉立的玉米株就像一个个美丽的少女,头上插着绿色的尾羽,在风中轻轻起舞。

  

  

  玉米地的主人邓阿姨说:“摘玉米没有什么好玩的,一不小心会弄得全身都发痒,很难受的。”我说:“阿姨,我们不怕。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去地里摘过玉米,所以想亲自去体验一下,就好像青菜和萝卜,每种菜的滋味我们都想尝试一下。”

  

  

  此刻的我们,没有像邓阿姨一样长衣长裤打扮,我们或穿裙子、或穿热裤,戴着遮阳帽、打着雨伞,完全是一副去郊外旅游的装扮,哪里像是要到地里干活的样子。刚才安安静静的田园,因为我们的到来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此刻的我们,不是年近半百的中年人,不是别人的丈夫或者妻子,我们又是那个不识愁滋味的、洋溢着青春热情的少男少女们,玉米地里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用手捉住一个胖胖的玉米须是黑色的玉米棒子,用力往下一掰,再顺着一个方向扭上一两圈,玉米棒就摘下来了。我们扬起手中的玉米棒子,露出了甜美灿烂的笑容。

  

  

  阿冰在太阳底下举着笨重的相机在玉米地里穿来转去地给我们拍照,脸蛋儿被晒得通红通红的。热辣辣的太阳挡不住我们的火辣辣的热情,在这片青纱帐里,我们将记忆永久保存。

  

  

  玉米摘回来了,我们稍微把它们整理一下就要给它们称重量了。四妹说:“我去试称一下!”接过邓阿姨手里的称,四妹像模像样地用称钩钩住一篮玉米提将起来,把秤砣移过来又挪过去,说到:“10斤!”

  

  阿海看着四妹称得那么有趣,自告奋勇地上前:“让我也来试一试!”只见他右手拿称杆,把一袋玉米艰难地提了起来:“15斤!”可他的左手五指叉开,给四妹捉拍到了,说他的手势表示是“5斤”,大伙笑开了,打趣说阿海是“5斤哥”!

  

  每个同学都试着去称玉米,我在旁边看着,感觉有点像小时候玩过家家时候的样子,太有趣了!我忍不住也去试称了一下,哎呀,秤砣掉下来了,幸好,没有砸到我的脚。大伙又笑了起来。

  

  我们把玉米的外衣一层层地剥下来,只留下最后一层苞衣把玉米紧紧包裹住。听老一辈人说,这样剥出来的玉米不用清洗就可以直接放进锅里,放上少许食盐,再加上清水就可以煮了。玉米在柴火灶里煮了40分钟后,香味弥漫了整间屋子。一粒粒饱满的玉米就像排练整齐的珍珠,颗颗晶莹剔透,洁白无暇。玉米入口清香软糯,让人齿颊留香。玉米好吃,煮玉米剩下的水也是甜滋滋的,让人回味无穷。

  

  

  同学们意犹未尽,和邓阿姨商量好农历六月份还要来帮她拔花生。我们甚至还想好了下次一起穿上汉服来拔花生。这个想法也太疯狂了吧,希望到时候不要被人围观才好!哈哈哈!

  

  人们常说吃什么、在哪吃,远不如和谁吃来得重要;去哪里、玩什么,远不如和谁玩来得重要。和同学在一起,你可以卸下社会面具,恢复到那个最本真的自己,大家一起笑一起闹,把烦恼都抛诸脑后,重拾信心,轻松出发。

  同学们,无论光阴荏苒,岁月流逝,愿青春不老,时光不散,你我同在。

  

  摄影:只为天使左右

  文字:晓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