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斯明断不疑人,乐羊舍子灭中山(上)

综艺节目 浏览(1159)

  中华人2019.7.29我要分享

  中山国都高高的城墙外,战旗猎猎、刀箭森森。黑压压的一片篷帐内,魏国五万将士都已酣睡,只有主帅的帐幕里还烛火通明。

  月黑风高,万木萧瑟。大将乐羊正在灯下研究作战地形图,副将西门豹坐守在一旁。

  西门豹双眉紧锁,心事重重地望着乐羊,内心焦急异常:围困中山国都已有3个多月了,乐羊迟迟不下总攻令,难道他真的为了自己的儿子,有违君令,不愿攻城吗?

  西门豹想起了当初魏文侯任命乐羊当大将的情形。

  他不愿做小官,而期望干一番大事业

  那天魏文侯高高地端坐在宫中,向肃立在两侧的文武官员们提出了讨伐中山国的计划。

  

  中山国位置

  魏文侯说,自韩、赵、魏三家分晋以后,中山这个小国没有向任何一国进贡。为了不让韩、赵两国把中山夺去,我们一定要先下手为强。他还说,中山国君荒淫无道,残害百姓,寡人以为攻打中山现在是最佳时机。希望文武百官推荐一位能统兵讨伐中山的大将。

  话音刚落,大臣们便叽叽喳喳议论起来。这时,翟璜站了出来,他先走到魏文侯面前深深地拜了拜,说:“我推荐一人,名叫乐羊,是个文武双全的难得人才。”

  魏文侯很感兴趣地问:“你能不能说得详细些,他可以当大将的根据是什么?”

  翟璜说:“乐羊有一次在路上捡到一块金子拿回了家,他妻子说,这金子来历不明,你捡回来辱没了自己的清白。乐羊觉得很对,把金子赶快放回了原处。后来乐羊去外地求学一年之后返家,妻子正在织布,问他学成了没有,乐羊说还没有。妻子当即用刀割断了织布机上的丝线,乐羊领悟到干任何事不能半途而废的道理,转身便走,7年后学成了才回到家中。这样一个人现在就闲居在我们魏国的谷邱,他不愿做小官,而期望干一番大事业。我认为他任大将很合适。”

  

  妻子割断了织布机上的丝线

  魏文侯听了连连点头,马上就要召见乐羊。一个大臣站起来反对说:“乐羊的儿子乐舒正在中山国做官,用乐羊做大将,他怎么会尽心尽力地攻打中山国呢?

  翟璜立刻反驳说:“乐舒在中山做官不假,他曾为中山国君姬窟聘请过乐羊,许下了一个高位,可乐羊不愿为昏君效力,还劝说儿子离开中山国。现在委派乐羊为将,讨伐昏君,正符合他平日里的志向,他怎么会不尽心尽力呢?”魏文侯觉得翟璜的话有道理,派人请来了乐羊。

  5万魏军,浩浩荡荡,越过赵国

  一见面,魏文侯就开诚布公地对乐羊说:寡人打算派你为将,讨伐中山国,可是你的儿子在那面做官,这是不是让你感到为难呢?”

  乐羊大义凛然地回答说:“国事、家事要分开,大丈夫为国家建功立业,岂能徇私情?我要是灭不了中山国,甘愿受军法处治。”

  魏文侯听了大为高兴,击掌道:“好!先生能这样自信,寡人哪能不信任你呢?”

  于是乐羊被封为大将,西门豹为副将,率领5万魏军,浩浩荡荡,越过赵国去攻打中山国。

  魏国和中山国之间隔着一个赵国。中山国的南部与赵国接壤,如果占了中山,魏国就对赵国造成了三面包围的形势,可以使魏国成为“三晋”的霸主,这一仗至关重要。

  

  军队行进在荒岭丛林

  这次进军不能惊扰赵国,所以乐羊率领着军队行进在深山大川、荒岭丛林之中,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跋涉得异常艰苦。

  乐舒战战兢兢爬上了城楼

  中山国君姬窟整天花天酒地、寻欢作乐,做梦也没想到魏国军队会突然横穿赵国,千里迢迢来攻打中山,而且势不可挡,一直攻到了国都门口。兵临城下了,姬窟慌了手脚。中山的大夫公孙焦给姬窟出主意说:“国君别慌,我有一计,包叫乐羊退兵。”

  姬窟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忙问是何妙计。

  公孙焦用手捋了捋胡子,不慌不忙地靠近姬窟说:“魏将乐羊的儿子乐舒就在您的手下做官,让他去劝说父亲退兵,乐羊不会一点不顾念父子之情的。”

  姬窟这才想起有乐舒这个人,忙派人找来了乐舒,让他去劝乐羊退兵。

  乐舒深知父亲的为人,他苦着脸对姬窟说:“您过去不是备过厚礼,让我请父亲来中山做官?他不但不肯,还责骂了我一顿。现在他已是魏国的大将,我们各为其主,他怎么会答应我的要求呢?”

  姬窟听了这话板起了面孔,说:“既然各为其主,你为什么不听主子我的命令?快去劝说你父亲退兵,如若成功,我封一个城邑给你,不然的话,当心你的身家性命”

  乐舒被刀枪逼着,战战兢兢地爬上了城楼,请父亲岀阵见面。

  

  乐羊披甲戴盔,气宇轩昂地来到城下

  乐羊见儿子站在城头,心里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厉声责骂乐舒道:“你个没出息的小子,不听我多次的劝告,只知道贪图荣华富贵,你要明白,正直的人是不会投靠腐败的朝廷,不会替昏君作爪牙的,你现在只有快快规劝昏君投降,我们父子还有见面的那一天,否则,我就杀了你。”

  “投降不投降,在于国君,孩儿我作不了主。”乐舒带着哭腔说,“求父亲暂缓攻城,让我去跟国君说说。”

  好吧,给你们一个月的限期,让你们君臣好好商量商量,早日投降。”乐羊随即下令把中山国都团团围住,暂不攻打。

  驻守城下,乐羊按兵不动

  姬窟满以为乐羊心疼儿子,不会攻城了,他又仗着中山城墙坚固,城内粮草充足,不打算投降。仍天天在宫中吃喝玩乐。

  转眼之间,一个月的限期到了,乐羊不见降书,又要再次攻城。姬窟又急忙派乐舒去求情,乐羊又宽限一个月,就这样,一连宽限了3个月,乐羊还是驻守城下,按兵不动。

  乐羊手下的一些将领沉不住气了,背地里嘀嘀咕咕。魏国朝廷更是怨声鼎沸,许多官吏大臣们本来就对乐羊平步青云,从平民一下子跃为大将心怀妒忌,忿忿不平,现在便纷纷向魏文侯上奏章,攻击、诋毁乐羊。有的说他徇私情,有的说他里通外国,有的攻击他有反叛之心……。

  

  魏文侯不听闲言碎语

  魏文侯并不理睬这些流言蜚语,他把攻击乐羊的奏章书简略略看过,统统收了起来。他不断派使者去慰问乐羊,还替乐羊在国内盖了房子,准备他

  收藏举报投诉

  中山国都高高的城墙外,战旗猎猎、刀箭森森。黑压压的一片篷帐内,魏国五万将士都已酣睡,只有主帅的帐幕里还烛火通明。

  月黑风高,万木萧瑟。大将乐羊正在灯下研究作战地形图,副将西门豹坐守在一旁。

  西门豹双眉紧锁,心事重重地望着乐羊,内心焦急异常:围困中山国都已有3个多月了,乐羊迟迟不下总攻令,难道他真的为了自己的儿子,有违君令,不愿攻城吗?

  西门豹想起了当初魏文侯任命乐羊当大将的情形。

  他不愿做小官,而期望干一番大事业

  那天魏文侯高高地端坐在宫中,向肃立在两侧的文武官员们提出了讨伐中山国的计划。

  

  中山国位置

  魏文侯说,自韩、赵、魏三家分晋以后,中山这个小国没有向任何一国进贡。为了不让韩、赵两国把中山夺去,我们一定要先下手为强。他还说,中山国君荒淫无道,残害百姓,寡人以为攻打中山现在是最佳时机。希望文武百官推荐一位能统兵讨伐中山的大将。

  话音刚落,大臣们便叽叽喳喳议论起来。这时,翟璜站了出来,他先走到魏文侯面前深深地拜了拜,说:“我推荐一人,名叫乐羊,是个文武双全的难得人才。”

  魏文侯很感兴趣地问:“你能不能说得详细些,他可以当大将的根据是什么?”

  翟璜说:“乐羊有一次在路上捡到一块金子拿回了家,他妻子说,这金子来历不明,你捡回来辱没了自己的清白。乐羊觉得很对,把金子赶快放回了原处。后来乐羊去外地求学一年之后返家,妻子正在织布,问他学成了没有,乐羊说还没有。妻子当即用刀割断了织布机上的丝线,乐羊领悟到干任何事不能半途而废的道理,转身便走,7年后学成了才回到家中。这样一个人现在就闲居在我们魏国的谷邱,他不愿做小官,而期望干一番大事业。我认为他任大将很合适。”

  

  妻子割断了织布机上的丝线

  魏文侯听了连连点头,马上就要召见乐羊。一个大臣站起来反对说:“乐羊的儿子乐舒正在中山国做官,用乐羊做大将,他怎么会尽心尽力地攻打中山国呢?

  翟璜立刻反驳说:“乐舒在中山做官不假,他曾为中山国君姬窟聘请过乐羊,许下了一个高位,可乐羊不愿为昏君效力,还劝说儿子离开中山国。现在委派乐羊为将,讨伐昏君,正符合他平日里的志向,他怎么会不尽心尽力呢?”魏文侯觉得翟璜的话有道理,派人请来了乐羊。

  5万魏军,浩浩荡荡,越过赵国

  一见面,魏文侯就开诚布公地对乐羊说:寡人打算派你为将,讨伐中山国,可是你的儿子在那面做官,这是不是让你感到为难呢?”

  乐羊大义凛然地回答说:“国事、家事要分开,大丈夫为国家建功立业,岂能徇私情?我要是灭不了中山国,甘愿受军法处治。”

  魏文侯听了大为高兴,击掌道:“好!先生能这样自信,寡人哪能不信任你呢?”

  于是乐羊被封为大将,西门豹为副将,率领5万魏军,浩浩荡荡,越过赵国去攻打中山国。

  魏国和中山国之间隔着一个赵国。中山国的南部与赵国接壤,如果占了中山,魏国就对赵国造成了三面包围的形势,可以使魏国成为“三晋”的霸主,这一仗至关重要。

  

  军队行进在荒岭丛林

  这次进军不能惊扰赵国,所以乐羊率领着军队行进在深山大川、荒岭丛林之中,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跋涉得异常艰苦。

  乐舒战战兢兢爬上了城楼

  中山国君姬窟整天花天酒地、寻欢作乐,做梦也没想到魏国军队会突然横穿赵国,千里迢迢来攻打中山,而且势不可挡,一直攻到了国都门口。兵临城下了,姬窟慌了手脚。中山的大夫公孙焦给姬窟出主意说:“国君别慌,我有一计,包叫乐羊退兵。”

  姬窟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忙问是何妙计。

  公孙焦用手捋了捋胡子,不慌不忙地靠近姬窟说:“魏将乐羊的儿子乐舒就在您的手下做官,让他去劝说父亲退兵,乐羊不会一点不顾念父子之情的。”

  姬窟这才想起有乐舒这个人,忙派人找来了乐舒,让他去劝乐羊退兵。

  乐舒深知父亲的为人,他苦着脸对姬窟说:“您过去不是备过厚礼,让我请父亲来中山做官?他不但不肯,还责骂了我一顿。现在他已是魏国的大将,我们各为其主,他怎么会答应我的要求呢?”

  姬窟听了这话板起了面孔,说:“既然各为其主,你为什么不听主子我的命令?快去劝说你父亲退兵,如若成功,我封一个城邑给你,不然的话,当心你的身家性命”

  乐舒被刀枪逼着,战战兢兢地爬上了城楼,请父亲岀阵见面。

  

  乐羊披甲戴盔,气宇轩昂地来到城下

  乐羊见儿子站在城头,心里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厉声责骂乐舒道:“你个没出息的小子,不听我多次的劝告,只知道贪图荣华富贵,你要明白,正直的人是不会投靠腐败的朝廷,不会替昏君作爪牙的,你现在只有快快规劝昏君投降,我们父子还有见面的那一天,否则,我就杀了你。”

  “投降不投降,在于国君,孩儿我作不了主。”乐舒带着哭腔说,“求父亲暂缓攻城,让我去跟国君说说。”

  好吧,给你们一个月的限期,让你们君臣好好商量商量,早日投降。”乐羊随即下令把中山国都团团围住,暂不攻打。

  驻守城下,乐羊按兵不动

  姬窟满以为乐羊心疼儿子,不会攻城了,他又仗着中山城墙坚固,城内粮草充足,不打算投降。仍天天在宫中吃喝玩乐。

  转眼之间,一个月的限期到了,乐羊不见降书,又要再次攻城。姬窟又急忙派乐舒去求情,乐羊又宽限一个月,就这样,一连宽限了3个月,乐羊还是驻守城下,按兵不动。

  乐羊手下的一些将领沉不住气了,背地里嘀嘀咕咕。魏国朝廷更是怨声鼎沸,许多官吏大臣们本来就对乐羊平步青云,从平民一下子跃为大将心怀妒忌,忿忿不平,现在便纷纷向魏文侯上奏章,攻击、诋毁乐羊。有的说他徇私情,有的说他里通外国,有的攻击他有反叛之心……。

  

  魏文侯不听闲言碎语

  魏文侯并不理睬这些流言蜚语,他把攻击乐羊的奏章书简略略看过,统统收了起来。他不断派使者去慰问乐羊,还替乐羊在国内盖了房子,准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