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海南侨中原校长曾纪宁窝藏百万元“好处费”男子受审

动漫推荐 浏览(1851)

点击图片进入“海南大众线网”获取更多新闻

早前报道:海南华侨中原校长曾继宁一审被判10年,欲上诉

南海网8月4日海口新闻(南海网记者刘迈)8月4日,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一起贿赂案 被告陈某因贿赂海南华侨中学前校长曾继宁、王继元、前副校长石陶畅、前总务部主任郭易刚等人(均被判刑),于2009年至2014年获得海南华侨中学项目,总金额超过201.5万元。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陈某忠于2009年至2012年期间,分别承担海南华侨中学初中学生公寓维护工程、教学楼外墙涂料、高中北教学楼屋面渗漏修复工程、高中东北角墙、挡土墙护坡工程。 高中体育馆地面装修工程、高中综合楼、南教学楼内墙涂料维护工程、高中体育馆装修工程(吸声装修)、高中小礼堂装修工程 为了承接上述项目,并在项目竣工后顺利通过验收,及时获得项目资金,被告陈某承诺在2009年至2014年期间向时任总裁曾纪宁、王济源、时任副总裁石陶畅、时任总务厅厅长郭易刚等人(均已判刑)行贿,总金额超过201.5万元。

乔中原校长曾继宁贿赂了老师和学生,并帮助他们保留了数百万“便利费”

在审判过程中,公诉机关指控被告陈某中在2009年至2012年期间感谢时任院长曾继宁帮助他承担海南华侨中学教学楼、综合楼、体育馆、围墙等建设和维护项目。以及帮助处理学生注册事宜。曾纪宁的办公室在海南华侨中学校园13次向曾纪宁提供总计130万元的“便利费”。 曾纪宁同意将上述130万元委托被告陈某忠保管,直至其退休。

据了解,被告陈某忠和曾纪宁有师生关系,他们的私人关系也很好。 从2007年到2012年,曾纪宁数次将数十笔贿赂中的近210万元交给被告陈某忠保管。 被告陈某钟将犯罪所得代为保管。 被告陈某钟帮助纪宁隐瞒了他所知道的近340万元贿赂所得。事件发生后,陈某向中国共产党海口纪律检查委员会返还了184万元。

关于公诉机关的起诉书,被告陈某忠在审判中不服罪,辩称曾纪宁曾写信给自己,说他已被拘留了340万元,并要求回国,这不是事实。 陈某钟说他给曾纪宁总共只有153万元 他说他不知道钱是偷来的。

贿赂30万元追回未清项目资金

2013年,被告陈某中四次在办公室给王济源30万元人民币,感谢时任海南华侨高中校长王济源帮助他承担高中体育馆和中学教学楼的建设和维护工作,以及项目验收和资金拨付。

2014年6月19日,学校副校长石陶畅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王济源担心此事的泄露,并于当天将30万元返还给被告陈某中。 2011年至2012年,被告陈某忠在海口市五指山路富康大厦附近和海口龙华路海义附属医院附近四次给石陶畅32万元,感谢海南华侨中学负责后勤的副校长石陶畅帮助他承担学校体育馆等项目。 2010年至2014年,被告陈某忠感谢时任海南华侨中学总务办公室主任郭易刚对海南华侨中学相关项目建设和维护的帮助。从2010年到2014年,他在春节前数次给郭易刚红包,总计9.5万元。 2014年6月19日,学校副校长陶畅被检察机关带走进行调查。郭易刚对事件的披露感到担忧,并于当天将12万元返还给被告陈某中。

面对公诉机关的起诉,被告陈某钟在法庭辩论中辩称,王济源在任期间已停止承担学校的工程和项目验收。至于公诉机关的起诉,他说这不符合事实,只承认贿赂了他,但这也是出于无奈,因为他以前未能得到学校所欠的项目资金,因此被迫行贿。 而且再三说,给郭易刚红包也是出于无奈

公诉机关认定,被告陈某忠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提供金钱和财产,共计201.5万元。他的行为违反了刑法,应当追究贿赂的刑事责任。他知道那是别人340万元的犯罪收入,就把它藏了起来。他的行为违反了刑法,应该通过隐瞒罪行来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那天法庭没有做出判决

相关报道:曾校长的“宠儿”因涉嫌受贿于昨日受审。

曾纪宁校长和他的海南华侨及中原师生承诺给予教师回扣,以实现合同工作的“双赢合作”。曾培炎校长的“宠儿”因涉嫌受贿于昨日受审。

海南华侨中学前校长曾继宁(男,60岁,海南文昌人,一审被判10年)写了一封私人信件,要求他的学生陈某钟(男,47岁,海口人,高中文化)退还他为自己处理的340万元贿赂。 在私人信件中,陈某钟和曾纪宁是老师和学生。他们还承包了许多项目,如海南桥中教学楼、综合楼和体育馆。 8月4日,陈某中在海口美兰区法院受审。 海口美兰检察院指控陈某中贿赂曾纪宁等四人共计201.5万元,并帮助曾纪宁隐瞒了近340万元的贿赂。他犯有贿赂罪和隐瞒或隐瞒罪行罪。 -《南国都市报》记者何容晖和记者吕于颖被控向四所著名华侨大学的领导寄钱201.5万元。

他说他是“无助的”和“被迫的”,为了接受项目和追求项目而行贿。

曾纪宁任内,陈某中在海南的华侨中承包了许多项目。他是工程承包商,曾纪宁的学生。曾纪宁曾经说过,陈某钟在工作中很聪明。 公诉机关指控,从2009年到2012年,陈某中承包了许多项目,如海南桥中体育馆、初中学生公寓和高中小礼堂的改造。 为了承担这些项目并获得项目资金,从2009年到2014年,陈某中向时任华侨高中校长曾纪宁支付了130万元,向曾纪宁的继任者王济源支付了30万元,向时任副校长石陶畅支付了32万元,并在春节期间向时任海南省侨办主任郭易刚支付了9.5万元红包。 后来,由于害怕泄露,王济源和郭易刚把钱还给陈某忠。

在指控中,陈某钟贿赂了两名华侨的校长,还牵涉到其他学校领导。 “新官员无视旧的说法,我也被迫无奈,”陈某说。曾纪宁被免职后,他无法在海南华侨中获得该项目,他仍有600多万项目资金未付。 "民工想要工资,材料经销商也找到我家要钱.""他去办公室找王济源,说学校有困难,没钱。"他别无选择,只能拿着钱去办公室找王济源,“那事情就容易了。” 陈某钟还说,给石陶畅的钱也是由于项目资金的分配,而春节期间给红包是“一种民俗,没有办法庆祝新年”

学生套餐项目老师获得了6%的“回扣”,他说:口头承诺退休后支付“便利费”不是贿赂。

在调查阶段,陈某钟曾多次供认他曾向曾纪宁行贿130万英镑,其中包括承担项目和安排学生上学的“疏通费”。 然而,在同一天的庭审中,陈某忠突然收回了自己的供词。 他说,他承认自己是曾纪宁受贿案的证人,并同意当时不起诉他。 然而,他也承认曾纪宁在承接海外华人项目前曾与他谈过“便利费”,并建议在项目成本的6%为“便利费”后才给他该项目 然而,经过“慎重考虑”,他同意曾纪宁,但提出在项目付款结算时支付“便利费”。 最后,曾纪宁说,“我会用这笔钱再找到他。”

在询问了陈某钟的意见后,陈某钟的辩护律师也否认了陈某钟贿赂曾纪宁的指控。 “他确实答应给曾吉阿宁很多钱,但由于客观条件,也就是说,曾吉并没有真的交钱,”辩护人说,陈某忠没有给曾吉钱,只是口头承诺,这不应该被视为构成受贿罪。

公诉机关表示,根据曾纪宁和陈某钟的多次陈述,陈某钟相互行贿的事实可以得到证实,陈某钟确实与曾纪宁达成了协议。曾纪宁帮助陈某中接手该项目,陈某中按比例给予曾纪宁“便利费”。 每次陈某钟向曾纪宁提出“一笔轻松的费用”,曾纪宁都说他不急着要这笔钱,并把它放在陈某钟的财务管理位置上。退休后他会拿走它。 公诉机关认为,退休后收受“好处”是曾纪宁与陈某钟之间达成的一种特殊贿赂模式,应当认识到陈某钟贿赂曾纪宁的事实。

被控帮助曾纪宁收受近340万英镑贿赂。

他说33,360人不知道这笔钱是否是贿赂,并认为这有助于“理财”

虽然陈某中说曾纪宁说他会“用这笔钱再找他”,但事实上曾纪宁不仅没有找到陈某中拿这笔钱,还把大量现金交给陈某中保管和“财务管理” "他告诉我他们家的工资、奖金和他们买的基金。" 公诉机关指控曾纪宁将陈某钟想给他的130万元“疏通费”交给陈某钟保管,并将他人收受的数十笔贿赂中的近210万元交给陈某钟保管。 虽然陈某中知道曾纪宁收受了近340万元的贿赂,但他仍然拿走并替自己保管,这构成了对他所犯罪行的掩盖和隐瞒。

陈某钟只承认曾纪宁给他153万“理财”,因为他借钱给其他高回报的老板。 陈某钟说,他不知道这笔钱是曾纪宁的非法收入。“他的女儿在国外,一年挣几十万美元,还有妻子的工资和买基金的钱。” 陈某钟的辩护人说,现有证据不能证明陈某钟知道曾纪宁委托他保管的钱是非法收入,并向法院申请获得曾纪宁给陈某钟的私人信件,称曾纪宁提到陈某钟不知道这笔钱的来源。 公诉机关驳斥了陈某钟及其辩护人的观点,称陈某钟和曾纪宁达成了退休后受贿的特别协议。根据陈某钟的亲身经历和曾纪宁多次交付大笔款项,陈某钟有理由怀疑曾纪宁将他保管的钱作为贿赂所得。"如果是合法来源的钱,难道没有合法的财务管理方法吗?"因此,应当承认,陈某的忠诚行为构成贿赂罪和隐瞒或隐瞒犯罪。 经过调查,陈某中向纪委返还了184万件赃物。 法院将在晚些时候宣判此案。

庭审现场

庭审期间,陈某钟一直很严肃。当他宣读起诉书时,当公诉机关发言时,他侧着身子听,还多次要求核对证据材料。他自己也准备了书面辩护材料。

“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和学习,我知道我错了,但我希望法庭能给我一个较轻的处罚,这样我就能尽快回到我的家庭,照顾好我的家人。”在最后陈述阶段和审判中,除了否认曾纪宁受贿和藏匿赃款外,陈某钟承认自己错了,并希望法庭能从轻处罚我。

同一天,陈某钟的家人也出席了听证会,听证会结束后,他们短暂地见过陈某钟。

在一键通微信

我的帖子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