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你的人终究会成为时光给予的最温柔的印记

动漫推荐 浏览(1051)

?

  最近我总是频繁地想起那个已经离开我三年有余的女人,先是在吃到一道熟悉的菜时脑中忽然闪过她的影子,到后来总是在梦中见到她。我追究了自己很久,才终于想起,可能关于对她念念不忘的念头是由于朋友的一次无心问话。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可以想见任何人,你最想见谁?”当时我的脑中第一个闪过的人便是她了,毕竟我始终对她抱有歉意,相较于她的付出,我给她的回报始终不够,因此总觉得,如果多给点,是不是遗憾就会少一点。

  而人的偏执性就在于,一旦对一件事起了执念,便很难将它忘却,即便理智很清醒地在告诉自己这件事根本没有机会完成,所以,我便开始苦苦在梦魇里纠缠。当感情上来时,便也就只能选择和别人诉说有关于她的往事,来救赎自己对她的思念。可是,三年的时间明明并不长,我却依稀有些记不清她的样子了,照这样下去,我可真担心在时光的消磨下,会比自己预期的还要早些忘记她。

  李宗盛在歌词里唱到:“许多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年依然忘不掉,春风再美它不及你的笑,没见过的人不会明了。”我想旁人大抵难以知晓你的好,可是还好我知道,你是这荒凉世上独一份的温柔。很多时候,我都世事折磨得有些烦躁,可只要一想到我曾被那样一个你悉心对待过,繁乱的心绪便不多时就安静下来了。

  与你相伴的那些时光,早已融入我的骨血,无声无息地流淌进我往后的每一个日子里。犹记得幼时的某个夏天,我不幸在一次游玩中摔伤了脚,汩汩流血的伤口终于是挨了好几个缝针,好好的暑假也只能一瘸一拐地来回走动。彼时年幼,并不觉得有多疼,可是,被你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在你的认知里,鱼对伤口好、牛奶有营养,所以那个暑假,少了根筋的我,对伤痛并无太多记忆,却是对这些美味印象深刻,尤其是你拄着拐颤颤巍巍地来看我时的场景。

  遗憾的是人生是一场单程旅行,这一站下车的人,终究再不会和你同行了,所以,我常常怀有感激之情。只是关于你的离开,在我记忆中始终清晰。那是一个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的冬天,你已经病了十几个春秋,以致于我以为,即便这个冬天仍旧寒冷,你也还会和我们一起过这个年。

  当接到电话时,我整个人都是懵的,悲伤来的很突然,也很汹涌,我哭泣到连那天的日子都不敢记,因为我害怕每年的这个日子,都会记起。农村的礼俗很繁琐,连着几天,我们都在祭奠你来过的事实。终于到了送你走的那一天,我一个人坐了很久,静静地看着那个你曾生活过的房子,想着以后无论我再来多少次,都不会有那个翘首以盼的你悄悄给我塞零花钱和零食了。

  我们每个人都终将和这个世界告别,只是这遗忘的过程未免有些长,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一辈子,用这一生去铭记那个曾带给我温暖的你。

  96

  耶夜说

  2019.08.03 14:41

  字数 1067

  最近我总是频繁地想起那个已经离开我三年有余的女人,先是在吃到一道熟悉的菜时脑中忽然闪过她的影子,到后来总是在梦中见到她。我追究了自己很久,才终于想起,可能关于对她念念不忘的念头是由于朋友的一次无心问话。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可以想见任何人,你最想见谁?”当时我的脑中第一个闪过的人便是她了,毕竟我始终对她抱有歉意,相较于她的付出,我给她的回报始终不够,因此总觉得,如果多给点,是不是遗憾就会少一点。

  而人的偏执性就在于,一旦对一件事起了执念,便很难将它忘却,即便理智很清醒地在告诉自己这件事根本没有机会完成,所以,我便开始苦苦在梦魇里纠缠。当感情上来时,便也就只能选择和别人诉说有关于她的往事,来救赎自己对她的思念。可是,三年的时间明明并不长,我却依稀有些记不清她的样子了,照这样下去,我可真担心在时光的消磨下,会比自己预期的还要早些忘记她。

  李宗盛在歌词里唱到:“许多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年依然忘不掉,春风再美它不及你的笑,没见过的人不会明了。”我想旁人大抵难以知晓你的好,可是还好我知道,你是这荒凉世上独一份的温柔。很多时候,我都世事折磨得有些烦躁,可只要一想到我曾被那样一个你悉心对待过,繁乱的心绪便不多时就安静下来了。

  与你相伴的那些时光,早已融入我的骨血,无声无息地流淌进我往后的每一个日子里。犹记得幼时的某个夏天,我不幸在一次游玩中摔伤了脚,汩汩流血的伤口终于是挨了好几个缝针,好好的暑假也只能一瘸一拐地来回走动。彼时年幼,并不觉得有多疼,可是,被你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在你的认知里,鱼对伤口好、牛奶有营养,所以那个暑假,少了根筋的我,对伤痛并无太多记忆,却是对这些美味印象深刻,尤其是你拄着拐颤颤巍巍地来看我时的场景。

  遗憾的是人生是一场单程旅行,这一站下车的人,终究再不会和你同行了,所以,我常常怀有感激之情。只是关于你的离开,在我记忆中始终清晰。那是一个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的冬天,你已经病了十几个春秋,以致于我以为,即便这个冬天仍旧寒冷,你也还会和我们一起过这个年。

  当接到电话时,我整个人都是懵的,悲伤来的很突然,也很汹涌,我哭泣到连那天的日子都不敢记,因为我害怕每年的这个日子,都会记起。农村的礼俗很繁琐,连着几天,我们都在祭奠你来过的事实。终于到了送你走的那一天,我一个人坐了很久,静静地看着那个你曾生活过的房子,想着以后无论我再来多少次,都不会有那个翘首以盼的你悄悄给我塞零花钱和零食了。

  我们每个人都终将和这个世界告别,只是这遗忘的过程未免有些长,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一辈子,用这一生去铭记那个曾带给我温暖的你。

  最近我总是频繁地想起那个已经离开我三年有余的女人,先是在吃到一道熟悉的菜时脑中忽然闪过她的影子,到后来总是在梦中见到她。我追究了自己很久,才终于想起,可能关于对她念念不忘的念头是由于朋友的一次无心问话。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可以想见任何人,你最想见谁?”当时我的脑中第一个闪过的人便是她了,毕竟我始终对她抱有歉意,相较于她的付出,我给她的回报始终不够,因此总觉得,如果多给点,是不是遗憾就会少一点。

  而人的偏执性就在于,一旦对一件事起了执念,便很难将它忘却,即便理智很清醒地在告诉自己这件事根本没有机会完成,所以,我便开始苦苦在梦魇里纠缠。当感情上来时,便也就只能选择和别人诉说有关于她的往事,来救赎自己对她的思念。可是,三年的时间明明并不长,我却依稀有些记不清她的样子了,照这样下去,我可真担心在时光的消磨下,会比自己预期的还要早些忘记她。

  李宗盛在歌词里唱到:“许多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年依然忘不掉,春风再美它不及你的笑,没见过的人不会明了。”我想旁人大抵难以知晓你的好,可是还好我知道,你是这荒凉世上独一份的温柔。很多时候,我都世事折磨得有些烦躁,可只要一想到我曾被那样一个你悉心对待过,繁乱的心绪便不多时就安静下来了。

  与你相伴的那些时光,早已融入我的骨血,无声无息地流淌进我往后的每一个日子里。犹记得幼时的某个夏天,我不幸在一次游玩中摔伤了脚,汩汩流血的伤口终于是挨了好几个缝针,好好的暑假也只能一瘸一拐地来回走动。彼时年幼,并不觉得有多疼,可是,被你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在你的认知里,鱼对伤口好、牛奶有营养,所以那个暑假,少了根筋的我,对伤痛并无太多记忆,却是对这些美味印象深刻,尤其是你拄着拐颤颤巍巍地来看我时的场景。

  遗憾的是人生是一场单程旅行,这一站下车的人,终究再不会和你同行了,所以,我常常怀有感激之情。只是关于你的离开,在我记忆中始终清晰。那是一个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的冬天,你已经病了十几个春秋,以致于我以为,即便这个冬天仍旧寒冷,你也还会和我们一起过这个年。

  当接到电话时,我整个人都是懵的,悲伤来的很突然,也很汹涌,我哭泣到连那天的日子都不敢记,因为我害怕每年的这个日子,都会记起。农村的礼俗很繁琐,连着几天,我们都在祭奠你来过的事实。终于到了送你走的那一天,我一个人坐了很久,静静地看着那个你曾生活过的房子,想着以后无论我再来多少次,都不会有那个翘首以盼的你悄悄给我塞零花钱和零食了。

  我们每个人都终将和这个世界告别,只是这遗忘的过程未免有些长,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一辈子,用这一生去铭记那个曾带给我温暖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