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义]宝匣惊梦(二)

动漫推荐 浏览(649)



  连理松下藏机缘

  对于皇帝所谈之事,觉信和尚始料未及,一时沉默了。皇帝并不喜爱当今太子,却偏爱郑贵妃所生的皇子朱常洛,这已经算是举国皆知的事实。皇帝这几十年里屡次想废掉太子,又三番五次地想让朱常洵继位,也亏得有一帮大臣力谏阻挠一次又一次的风波才得以平息。甚至曾一度在戒备森严的禁宫之内,竟然混进了手持木棍的疯子乱打太子的荒谬之事。而更加荒谬的还是皇帝对此事却不作细查深究,只是草草处死了闹事的疯子还有几个可能涉事的太监。

  皇帝见觉信默不作声,咳了两声又接着说:“当朕要问皇后朕的这些皇子之中谁更适合作储君时,就从梦中惊醒。”

  在觉信看来,皇帝是否有做这个梦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几十年里一直在找寻梦中那个问题的答案。皇帝两眼炯炯地看着觉信,像是盼着觉信能给他这个答案,但觉信深知自己不能冒然在向皇帝面前高谈阔论,因为说的每一句话很容易让自己身陷囹圄,甚至还会丢了性命。在万分为难之时,觉信徐徐站了起来,趁着这个短暂的机会脑筋飞快地思考着,然而手中念珠已经转了一圈,他依旧没有把握,只得硬着头皮说道:“皇上,贫僧不敢妄议家国大事。”

  皇帝感到自己年老体弱,也不知还有多少时日,十分期盼着眼前的这位承恩寺的高僧能在他临终之前解开这心结,他若是不肯罢休地说道:“朕深请你来就是看重你佛法高深,朕对你也十分敬仰,这朝堂之上就只有你我二人,你就用你的佛法为朕解解这个梦,也好了却朕的一桩心事。”

  觉信心想这储君之事关系何等之大,皇帝却想靠这个光怪陆离的梦让自己帮着做个决断,即感到无奈又感到荒唐可笑。在他为做何答复踌躇之时,无意间想起王喜提到的那尊玉佛,他记得王喜将玉佛送到寺庙之时,曾向他说过这尊玉佛的来由。

  谋划片刻之后,觉信决定以玉佛之事来个张冠李戴,编一段谎话,他行了个礼说:“皇上所问之事乃是天命,天底下除了天子,我等凡人岂能对天命妄加揣度,但眼下天子命贫僧解梦,如此一来,贫僧也算是受命于天,有了上天的恩准,那贫僧就斗胆说了。”

  觉信嘴里念了一遍阿弥陀佛后,又说道:“皇上对所问之事其实皇上心中已有答案,依贫僧之见,皇上可将心中所想写在纸上放入匣子中藏起来。”

  觉信看了皇上一眼,见他听得出奇,自己平了平语气接着说道:“请皇上放心,贫僧已料定日后定会有人发现皇上藏起来的匣子,到那时一切就会照着纸上所述一一实现,而这也正合佛家所讲求的因果机缘。”

  对于和尚的无端之说,皇帝却深信不疑,他细细回味一番之后问道:“那朕应该把东西藏在哪里?”

  觉信听到皇上如此迷信,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说:“贫僧曾受皇上之邀游过一趟宫后苑,苑里植有两棵合抱的松树,它们的枝干互相盘绕,正所谓连理松,皇上可将匣子埋入松树之下。”

  皇帝听得兴奋不已,急切问道:“连理松.......朕应该什么时候将匣子埋到连理松下,朕要越快越好!”

  皇帝问到了时间,这让觉信不由得感到担忧,他的这番说辞都是临时现编,没有仔细想过怎么把这个谎话给说圆了。一旦要是败露了,自己照样会有灭顶之灾。他冥思苦想良久才说:“皇上,今日便是吉日,今日就可以将匣子埋入土里。只不过……此事应当顺其自然,少则等上三五个月,多则等上三年五载,这匣子才有可能重现天日,若是期间操之过急,有意泄露,恐会前功尽弃,到时贫僧也是无能为力。”

  皇帝心中的困扰此时已烟消云散了大半,他走到觉信身边虔诚地行了个礼说:“方丈今日所说,朕当谨记在心,朕今日就办妥此事。”

  觉信却心有余虑,他再次强调道:“皇上谨记一切顺其自然,切莫操之过急。”

  差不多这个时候,李紫没了需要伺候的主子,并没有太多需要忙碌的事情。由于下着小雨,闲下来的她正躲在屋檐下发着呆。她想起了早上发生的事情,愈想愈发愤愤不平,她认为像王喜这种心术不正的人玉佛肯定是被他给私吞了。但李紫此刻除了生气也别无他法,一来她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二来她清楚王喜并不好惹,曾经有个宫女性子烈顶撞了王喜几句,被王喜找了个借口分配到了皇城外的浣衣局,听说没过多久这个宫女就上吊自杀了。

  想到这里,李紫听到坤宁宫里的自鸣钟响了,这是西洋人送给皇后做寿的礼物,这自鸣钟的钟声十分悦耳,皇后闲暇的时候要是恰逢钟声响起,总会一边认真的听着,一边认真地数着响了几响。这时的李紫也开始学着皇后的样子,静静地数着,直到声停了之后,她最后掰了下手指,自觉得有趣笑了笑道:“十....十一。”

  李紫开始回想起皇后生前的那段日子,虽然她跟随皇后时间并不长,但皇后宽仁慈孝,从未责骂过她不说,还时常赐些东西,所以相比宫中其他宫女,她对此总会感到庆幸。想着想着,李紫对皇后之托不由得又挂念在心,她总觉得如果不达成皇后的遗愿,有愧于皇后的这段主仆恩情。但是眼下要让王喜交出玉佛是不用指望了,可没有玉佛又如何报恩?

  李紫想了良久,轻轻地从双耳上摘下一对翡翠耳环,这个是皇后赐给她的东西中最贵重的一件,她决定用它来代替那尊玉佛埋到那连理松下。虽心中仍旧顾虑这样做能否告慰皇后在天之灵,但又经过一番思来想去,她也只能勉强这么做了。

  到了没雨的时候,李紫独自来到了宫后苑,她先是到太湖石下找了一块薄薄的石片,然后再走到那连理松下。浸过雨水的泥土很容易就被刨出了一个一尺来深的土坑,李紫取出自己的手帕,这手帕已被包成荷包状,里包着正是那对耳环。李紫将手帕放入坑中,随后将周围的泥土填入坑中,待泥土填平,她起身对着地上拜了三拜后便释然离开。

  到了酉时,天气晴好,不时还刮起了丝丝凉风,皇帝又把小太监唤到了身边,他对小太监说:“朕在这榻上躺几天了,有些沉闷,你陪朕去宫后苑走走。”

  小太监猫着身子扶着皇帝走到宫门,皇帝突然停了下来,他说:“不叫车驾,你陪朕去就好,还有这件事情不能让太子知道。”小太监点头允诺,小心翼翼地扶着皇帝跨过朱红色的门槛。

  皇帝也来到了宫后苑,他让小太监在苑门口守着,自己进了苑中。他按着觉信的话找到了那两株连理松,绕了松树半圈后,觉得脚下的位置正为合适,因为松树挡住了小太监的视线,即便小太监不听话往苑里偷瞄,也不一定能看到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正当他发愁怎么刨开地上的泥土的时候,发现草里正好有一块薄薄的石片,他蹲下身子拾起那块石片,无意发现地上的泥土有些不太对劲,地上有一处泥土比起其他地方来显得有些蓬松,而且像是被人翻过的样子。皇帝好奇地用手中的石片去刨开这片泥土,挖着挖着土里竟然露出了手帕的一角,他小心地刮去手帕上的泥土,最终将手帕从坑中取出,皇帝觉察手帕里面还包裹着东西,待他一层层翻开之后,他发现里面是一对翡翠耳环。

  皇帝差点叫出声来,但他下意识闭上了嘴巴,心想:“我还有正事要办,这个对耳环我姑且收着,改日再让锦衣卫查查这对耳环的来历。”

  皇帝收好耳环,将随身带着的匣子取出放入了自己刨好的土坑之中,又将坑周围的泥土盖了上去。不过他不太放心,又在松树下随意翻了几处地方的土,这样看起来像是成片土地都被动过了似的。

  万历皇帝走出宫后苑时龙袍被汗水泡湿了半身,他唤了小太监一声,小太监见到皇帝这副尊容,吓得赶紧过来搀扶。小太监挽着皇帝的右手,当他不小心看到皇帝手指上沾泥土时,心中更是惊恐,但他不敢多嘴,只顾扶着皇帝回乾清宫。

  96

  芝麻超人

  4.5

  2019.07.29 22:31*

  字数 2857

  连理松下藏机缘

  对于皇帝所谈之事,觉信和尚始料未及,一时沉默了。皇帝并不喜爱当今太子,却偏爱郑贵妃所生的皇子朱常洛,这已经算是举国皆知的事实。皇帝这几十年里屡次想废掉太子,又三番五次地想让朱常洵继位,也亏得有一帮大臣力谏阻挠一次又一次的风波才得以平息。甚至曾一度在戒备森严的禁宫之内,竟然混进了手持木棍的疯子乱打太子的荒谬之事。而更加荒谬的还是皇帝对此事却不作细查深究,只是草草处死了闹事的疯子还有几个可能涉事的太监。

  皇帝见觉信默不作声,咳了两声又接着说:“当朕要问皇后朕的这些皇子之中谁更适合作储君时,就从梦中惊醒。”

  在觉信看来,皇帝是否有做这个梦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几十年里一直在找寻梦中那个问题的答案。皇帝两眼炯炯地看着觉信,像是盼着觉信能给他这个答案,但觉信深知自己不能冒然在向皇帝面前高谈阔论,因为说的每一句话很容易让自己身陷囹圄,甚至还会丢了性命。在万分为难之时,觉信徐徐站了起来,趁着这个短暂的机会脑筋飞快地思考着,然而手中念珠已经转了一圈,他依旧没有把握,只得硬着头皮说道:“皇上,贫僧不敢妄议家国大事。”

  皇帝感到自己年老体弱,也不知还有多少时日,十分期盼着眼前的这位承恩寺的高僧能在他临终之前解开这心结,他若是不肯罢休地说道:“朕深请你来就是看重你佛法高深,朕对你也十分敬仰,这朝堂之上就只有你我二人,你就用你的佛法为朕解解这个梦,也好了却朕的一桩心事。”

  觉信心想这储君之事关系何等之大,皇帝却想靠这个光怪陆离的梦让自己帮着做个决断,即感到无奈又感到荒唐可笑。在他为做何答复踌躇之时,无意间想起王喜提到的那尊玉佛,他记得王喜将玉佛送到寺庙之时,曾向他说过这尊玉佛的来由。

  谋划片刻之后,觉信决定以玉佛之事来个张冠李戴,编一段谎话,他行了个礼说:“皇上所问之事乃是天命,天底下除了天子,我等凡人岂能对天命妄加揣度,但眼下天子命贫僧解梦,如此一来,贫僧也算是受命于天,有了上天的恩准,那贫僧就斗胆说了。”

  觉信嘴里念了一遍阿弥陀佛后,又说道:“皇上对所问之事其实皇上心中已有答案,依贫僧之见,皇上可将心中所想写在纸上放入匣子中藏起来。”

  觉信看了皇上一眼,见他听得出奇,自己平了平语气接着说道:“请皇上放心,贫僧已料定日后定会有人发现皇上藏起来的匣子,到那时一切就会照着纸上所述一一实现,而这也正合佛家所讲求的因果机缘。”

  对于和尚的无端之说,皇帝却深信不疑,他细细回味一番之后问道:“那朕应该把东西藏在哪里?”

  觉信听到皇上如此迷信,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说:“贫僧曾受皇上之邀游过一趟宫后苑,苑里植有两棵合抱的松树,它们的枝干互相盘绕,正所谓连理松,皇上可将匣子埋入松树之下。”

  皇帝听得兴奋不已,急切问道:“连理松.......朕应该什么时候将匣子埋到连理松下,朕要越快越好!”

  皇帝问到了时间,这让觉信不由得感到担忧,他的这番说辞都是临时现编,没有仔细想过怎么把这个谎话给说圆了。一旦要是败露了,自己照样会有灭顶之灾。他冥思苦想良久才说:“皇上,今日便是吉日,今日就可以将匣子埋入土里。只不过……此事应当顺其自然,少则等上三五个月,多则等上三年五载,这匣子才有可能重现天日,若是期间操之过急,有意泄露,恐会前功尽弃,到时贫僧也是无能为力。”

  皇帝心中的困扰此时已烟消云散了大半,他走到觉信身边虔诚地行了个礼说:“方丈今日所说,朕当谨记在心,朕今日就办妥此事。”

  觉信却心有余虑,他再次强调道:“皇上谨记一切顺其自然,切莫操之过急。”

  差不多这个时候,李紫没了需要伺候的主子,并没有太多需要忙碌的事情。由于下着小雨,闲下来的她正躲在屋檐下发着呆。她想起了早上发生的事情,愈想愈发愤愤不平,她认为像王喜这种心术不正的人玉佛肯定是被他给私吞了。但李紫此刻除了生气也别无他法,一来她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二来她清楚王喜并不好惹,曾经有个宫女性子烈顶撞了王喜几句,被王喜找了个借口分配到了皇城外的浣衣局,听说没过多久这个宫女就上吊自杀了。

  想到这里,李紫听到坤宁宫里的自鸣钟响了,这是西洋人送给皇后做寿的礼物,这自鸣钟的钟声十分悦耳,皇后闲暇的时候要是恰逢钟声响起,总会一边认真的听着,一边认真地数着响了几响。这时的李紫也开始学着皇后的样子,静静地数着,直到声停了之后,她最后掰了下手指,自觉得有趣笑了笑道:“十....十一。”

  李紫开始回想起皇后生前的那段日子,虽然她跟随皇后时间并不长,但皇后宽仁慈孝,从未责骂过她不说,还时常赐些东西,所以相比宫中其他宫女,她对此总会感到庆幸。想着想着,李紫对皇后之托不由得又挂念在心,她总觉得如果不达成皇后的遗愿,有愧于皇后的这段主仆恩情。但是眼下要让王喜交出玉佛是不用指望了,可没有玉佛又如何报恩?

  李紫想了良久,轻轻地从双耳上摘下一对翡翠耳环,这个是皇后赐给她的东西中最贵重的一件,她决定用它来代替那尊玉佛埋到那连理松下。虽心中仍旧顾虑这样做能否告慰皇后在天之灵,但又经过一番思来想去,她也只能勉强这么做了。

  到了没雨的时候,李紫独自来到了宫后苑,她先是到太湖石下找了一块薄薄的石片,然后再走到那连理松下。浸过雨水的泥土很容易就被刨出了一个一尺来深的土坑,李紫取出自己的手帕,这手帕已被包成荷包状,里包着正是那对耳环。李紫将手帕放入坑中,随后将周围的泥土填入坑中,待泥土填平,她起身对着地上拜了三拜后便释然离开。

  到了酉时,天气晴好,不时还刮起了丝丝凉风,皇帝又把小太监唤到了身边,他对小太监说:“朕在这榻上躺几天了,有些沉闷,你陪朕去宫后苑走走。”

  小太监猫着身子扶着皇帝走到宫门,皇帝突然停了下来,他说:“不叫车驾,你陪朕去就好,还有这件事情不能让太子知道。”小太监点头允诺,小心翼翼地扶着皇帝跨过朱红色的门槛。

  皇帝也来到了宫后苑,他让小太监在苑门口守着,自己进了苑中。他按着觉信的话找到了那两株连理松,绕了松树半圈后,觉得脚下的位置正为合适,因为松树挡住了小太监的视线,即便小太监不听话往苑里偷瞄,也不一定能看到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正当他发愁怎么刨开地上的泥土的时候,发现草里正好有一块薄薄的石片,他蹲下身子拾起那块石片,无意发现地上的泥土有些不太对劲,地上有一处泥土比起其他地方来显得有些蓬松,而且像是被人翻过的样子。皇帝好奇地用手中的石片去刨开这片泥土,挖着挖着土里竟然露出了手帕的一角,他小心地刮去手帕上的泥土,最终将手帕从坑中取出,皇帝觉察手帕里面还包裹着东西,待他一层层翻开之后,他发现里面是一对翡翠耳环。

  皇帝差点叫出声来,但他下意识闭上了嘴巴,心想:“我还有正事要办,这个对耳环我姑且收着,改日再让锦衣卫查查这对耳环的来历。”

  皇帝收好耳环,将随身带着的匣子取出放入了自己刨好的土坑之中,又将坑周围的泥土盖了上去。不过他不太放心,又在松树下随意翻了几处地方的土,这样看起来像是成片土地都被动过了似的。

  万历皇帝走出宫后苑时龙袍被汗水泡湿了半身,他唤了小太监一声,小太监见到皇帝这副尊容,吓得赶紧过来搀扶。小太监挽着皇帝的右手,当他不小心看到皇帝手指上沾泥土时,心中更是惊恐,但他不敢多嘴,只顾扶着皇帝回乾清宫。

  连理松下藏机缘

  对于皇帝所谈之事,觉信和尚始料未及,一时沉默了。皇帝并不喜爱当今太子,却偏爱郑贵妃所生的皇子朱常洛,这已经算是举国皆知的事实。皇帝这几十年里屡次想废掉太子,又三番五次地想让朱常洵继位,也亏得有一帮大臣力谏阻挠一次又一次的风波才得以平息。甚至曾一度在戒备森严的禁宫之内,竟然混进了手持木棍的疯子乱打太子的荒谬之事。而更加荒谬的还是皇帝对此事却不作细查深究,只是草草处死了闹事的疯子还有几个可能涉事的太监。

  皇帝见觉信默不作声,咳了两声又接着说:“当朕要问皇后朕的这些皇子之中谁更适合作储君时,就从梦中惊醒。”

  在觉信看来,皇帝是否有做这个梦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几十年里一直在找寻梦中那个问题的答案。皇帝两眼炯炯地看着觉信,像是盼着觉信能给他这个答案,但觉信深知自己不能冒然在向皇帝面前高谈阔论,因为说的每一句话很容易让自己身陷囹圄,甚至还会丢了性命。在万分为难之时,觉信徐徐站了起来,趁着这个短暂的机会脑筋飞快地思考着,然而手中念珠已经转了一圈,他依旧没有把握,只得硬着头皮说道:“皇上,贫僧不敢妄议家国大事。”

  皇帝感到自己年老体弱,也不知还有多少时日,十分期盼着眼前的这位承恩寺的高僧能在他临终之前解开这心结,他若是不肯罢休地说道:“朕深请你来就是看重你佛法高深,朕对你也十分敬仰,这朝堂之上就只有你我二人,你就用你的佛法为朕解解这个梦,也好了却朕的一桩心事。”

  觉信心想这储君之事关系何等之大,皇帝却想靠这个光怪陆离的梦让自己帮着做个决断,即感到无奈又感到荒唐可笑。在他为做何答复踌躇之时,无意间想起王喜提到的那尊玉佛,他记得王喜将玉佛送到寺庙之时,曾向他说过这尊玉佛的来由。

  谋划片刻之后,觉信决定以玉佛之事来个张冠李戴,编一段谎话,他行了个礼说:“皇上所问之事乃是天命,天底下除了天子,我等凡人岂能对天命妄加揣度,但眼下天子命贫僧解梦,如此一来,贫僧也算是受命于天,有了上天的恩准,那贫僧就斗胆说了。”

  觉信嘴里念了一遍阿弥陀佛后,又说道:“皇上对所问之事其实皇上心中已有答案,依贫僧之见,皇上可将心中所想写在纸上放入匣子中藏起来。”

  觉信看了皇上一眼,见他听得出奇,自己平了平语气接着说道:“请皇上放心,贫僧已料定日后定会有人发现皇上藏起来的匣子,到那时一切就会照着纸上所述一一实现,而这也正合佛家所讲求的因果机缘。”

  对于和尚的无端之说,皇帝却深信不疑,他细细回味一番之后问道:“那朕应该把东西藏在哪里?”

  觉信听到皇上如此迷信,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说:“贫僧曾受皇上之邀游过一趟宫后苑,苑里植有两棵合抱的松树,它们的枝干互相盘绕,正所谓连理松,皇上可将匣子埋入松树之下。”

  皇帝听得兴奋不已,急切问道:“连理松.......朕应该什么时候将匣子埋到连理松下,朕要越快越好!”

  皇帝问到了时间,这让觉信不由得感到担忧,他的这番说辞都是临时现编,没有仔细想过怎么把这个谎话给说圆了。一旦要是败露了,自己照样会有灭顶之灾。他冥思苦想良久才说:“皇上,今日便是吉日,今日就可以将匣子埋入土里。只不过……此事应当顺其自然,少则等上三五个月,多则等上三年五载,这匣子才有可能重现天日,若是期间操之过急,有意泄露,恐会前功尽弃,到时贫僧也是无能为力。”

  皇帝心中的困扰此时已烟消云散了大半,他走到觉信身边虔诚地行了个礼说:“方丈今日所说,朕当谨记在心,朕今日就办妥此事。”

  觉信却心有余虑,他再次强调道:“皇上谨记一切顺其自然,切莫操之过急。”

  差不多这个时候,李紫没了需要伺候的主子,并没有太多需要忙碌的事情。由于下着小雨,闲下来的她正躲在屋檐下发着呆。她想起了早上发生的事情,愈想愈发愤愤不平,她认为像王喜这种心术不正的人玉佛肯定是被他给私吞了。但李紫此刻除了生气也别无他法,一来她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二来她清楚王喜并不好惹,曾经有个宫女性子烈顶撞了王喜几句,被王喜找了个借口分配到了皇城外的浣衣局,听说没过多久这个宫女就上吊自杀了。

  想到这里,李紫听到坤宁宫里的自鸣钟响了,这是西洋人送给皇后做寿的礼物,这自鸣钟的钟声十分悦耳,皇后闲暇的时候要是恰逢钟声响起,总会一边认真的听着,一边认真地数着响了几响。这时的李紫也开始学着皇后的样子,静静地数着,直到声停了之后,她最后掰了下手指,自觉得有趣笑了笑道:“十....十一。”

  李紫开始回想起皇后生前的那段日子,虽然她跟随皇后时间并不长,但皇后宽仁慈孝,从未责骂过她不说,还时常赐些东西,所以相比宫中其他宫女,她对此总会感到庆幸。想着想着,李紫对皇后之托不由得又挂念在心,她总觉得如果不达成皇后的遗愿,有愧于皇后的这段主仆恩情。但是眼下要让王喜交出玉佛是不用指望了,可没有玉佛又如何报恩?

  李紫想了良久,轻轻地从双耳上摘下一对翡翠耳环,这个是皇后赐给她的东西中最贵重的一件,她决定用它来代替那尊玉佛埋到那连理松下。虽心中仍旧顾虑这样做能否告慰皇后在天之灵,但又经过一番思来想去,她也只能勉强这么做了。

  到了没雨的时候,李紫独自来到了宫后苑,她先是到太湖石下找了一块薄薄的石片,然后再走到那连理松下。浸过雨水的泥土很容易就被刨出了一个一尺来深的土坑,李紫取出自己的手帕,这手帕已被包成荷包状,里包着正是那对耳环。李紫将手帕放入坑中,随后将周围的泥土填入坑中,待泥土填平,她起身对着地上拜了三拜后便释然离开。

  到了酉时,天气晴好,不时还刮起了丝丝凉风,皇帝又把小太监唤到了身边,他对小太监说:“朕在这榻上躺几天了,有些沉闷,你陪朕去宫后苑走走。”

  小太监猫着身子扶着皇帝走到宫门,皇帝突然停了下来,他说:“不叫车驾,你陪朕去就好,还有这件事情不能让太子知道。”小太监点头允诺,小心翼翼地扶着皇帝跨过朱红色的门槛。

  皇帝也来到了宫后苑,他让小太监在苑门口守着,自己进了苑中。他按着觉信的话找到了那两株连理松,绕了松树半圈后,觉得脚下的位置正为合适,因为松树挡住了小太监的视线,即便小太监不听话往苑里偷瞄,也不一定能看到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正当他发愁怎么刨开地上的泥土的时候,发现草里正好有一块薄薄的石片,他蹲下身子拾起那块石片,无意发现地上的泥土有些不太对劲,地上有一处泥土比起其他地方来显得有些蓬松,而且像是被人翻过的样子。皇帝好奇地用手中的石片去刨开这片泥土,挖着挖着土里竟然露出了手帕的一角,他小心地刮去手帕上的泥土,最终将手帕从坑中取出,皇帝觉察手帕里面还包裹着东西,待他一层层翻开之后,他发现里面是一对翡翠耳环。

  皇帝差点叫出声来,但他下意识闭上了嘴巴,心想:“我还有正事要办,这个对耳环我姑且收着,改日再让锦衣卫查查这对耳环的来历。”

  皇帝收好耳环,将随身带着的匣子取出放入了自己刨好的土坑之中,又将坑周围的泥土盖了上去。不过他不太放心,又在松树下随意翻了几处地方的土,这样看起来像是成片土地都被动过了似的。

  万历皇帝走出宫后苑时龙袍被汗水泡湿了半身,他唤了小太监一声,小太监见到皇帝这副尊容,吓得赶紧过来搀扶。小太监挽着皇帝的右手,当他不小心看到皇帝手指上沾泥土时,心中更是惊恐,但他不敢多嘴,只顾扶着皇帝回乾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