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境之王——简说磁山文化(之七)

电视资讯 浏览(1020)

?

  前几回用了很大的篇幅来描摹磁山人的食物,是想说明在那个生产力比现在低下到不知哪里去了、物质十分匮乏的时代,吃对于人类有多重要。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人最原初的需求就是填饱自己的肚皮,这是一种生理需求。然而人要满足这种口腹之欲,也是要受到环境限制的。那时候的人没有交通工具,每天行走不过二十多里路,生存只能依赖于身边的环境。我们可以看到,磁山人为了活下去、为了活得好,竭尽所能在当时的生产力限制下利用身边一切可以用到的资源——身边生活的动物大部分都进入到食谱,身边能吃的水果种籽也都成了美味。

  然而获取了这些资源,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吃,用什么吃。石磨盘、石磨棒用来脱去坚硬伤牙又没什么营养的果壳,石头做的斧子和铲子用来披荆斩棘和获取燃料,小口壶、深腹罐用于把烹饪食物乃至于享用食物时不可或缺清水运送到磁山人的厨房,陶盂和陶支脚用来生火煮小米粥,三足钵则是一个盆下面有三个连在盆腹部的足,向来三个足之间也可以生火,至少可以保证其中的食物不凉——这一套器物的使用可以确保磁山人能够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可谓是当时最能引发幸福感的了。

  

  三足钵

  在吃饱了之余,人类还要满足一下自己的精神追求。在磁山遗址中,考古学者发现,在遗址的某些地方,上述这些器物不是分门别类存放,而是放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吃货”环境,这些器物组合也被考古学者称为“一组”,判定它们之间是“一套”,相互之间有组合甚至于“CP”的关系,这种组合可以说明,人类已经从简单的吃饭中走了出来,把进餐赋予一种仪式感,甚至这种仪式可以脱离进餐而单独存在,这就是“思想”或者“宗教”的启蒙。那个时候虽然还没有科学,但是人类的好奇心驱使人类对自己、对环境乃至于对世界来进行思考,并且使用这样的仪式来表达对自己、环境和世界的理解。

  

  出土成组器物的特殊地点

  由于当时没有文字,我们已经无法详细考察磁山人是如何认知整个世界、如何认知环境、如何认知自己的,只能通过他们留下的遗物来推演猜测。他们是猎手,要冒着危险猎取各种各样的猎物;他们是农夫,要照顾屋子旁边的小米田,他们采摘水果、饲养家畜,少不得,他们还要砍柴生火,煮熟食物,他们和他们的环境相依为命,他们和他们的世界同生共死。他们祈求自然力量的庇佑,他们希望野兽的繁衍、作物的生长——这些规律都不要失灵,这可能是磁山人对世界的终极追求,虽然我们更无法知道磁山人怎么看待自己的死亡。但是,无论是对世界关怀这种高级思维,还是对自身生死这种终极追问,很可能磁山人在一瓢一饮中,早已有了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