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史迪威公路,感悟78年Jeep热血历史

明星八卦 浏览(867)

  原创每日车讯2019.8.16我要分享

  抗日战争时期,祖国西南边陲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天上是飞虎队的空中物资援助路线,地上是由中缅两国军民用鲜血和生命筑就的滇缅公路,我们以顽强的意志和极大的牺牲,沉重地打击了侵略者,成功挫败了日寇妄图从西南侵略中国的战略意图,守护了国土。

  

  为了缅怀这段历史,在Jeep品牌创立78周年之际,每日车讯跟随Jeep一起,重回当年弥漫着硝烟的战场,重走当年Jeep车曾经走过的史迪威公路。

  1

  重温品牌历史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军方表示需要这样一类车型以应对战事的需求:这款车要能爬坡,能拉野战炮,能在各种天气条件下穿越任何地形,时速最高要到90公里/小时,要拥有稳定稳定的四缸发动机,价格还不要太贵,制造成本不能超过2500美元。

  

  随后,第一批Jeep车型很快就被研发出来,并迅速生产投入到战场上,成为各大战场上的“常客”。到1944年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时,乘坐Jeep车已成为战场上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连巴顿将军都毫不吝啬对Jeep的赞美:“它是我见到过最坚韧、最顽强的机械。它和坦克、军舰不同,是有生命的,在和平年代它还会生存下去。”

  

  可以说,没有战争,或许就没有Jeep这个汽车品牌。屹今为止,在战争中经受考验并一路走过来的Jeep已经有78年的荣光岁月了。

  2

  重返滇西战场遗迹

  这一次,Jeep集结了四川、云南、广西、贵州和重庆等五省市的自驾车队,以重返滇西战场遗址,重走史迪威公路为主题来庆祝Jeep品牌的78周岁生日。

  

  在离开高速公路过后,我们经过一段省道,进入了非铺装道路,在经过保山红旗桥边境检查站后,终于来到了打响滇西抗战第一枪的惠通桥。

  

  这座著名的桥梁曾经历了“一炸一建”的过程。

  

  “一炸”是1942年5月5日,为了阻拦来势汹汹的日军,中国军队毅然决定炸毁惠通桥,以凭借怒江天险,阻击日军,打破其向昆明甚至重庆进犯欲灭亡中国的战略意图。

  

  “一建”是指1944年的滇西抗战中,为了突破一直久攻不下的日军依山而建的松山堡垒,中国远征军工兵部队突击抢修惠通桥。桥修通后,源源不断的物资和人员通过这座桥运达怒江对岸,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战争。随后中国军队采用掘地道至松山敌军地堡下面,埋上大量炸药,把负隅顽抗的日本侵略者以坐“土飞机”的形式送上了西天。据悉,知名的战争题材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就是以滇西抗战为背景拍摄的。

  

  当我们在战斗遗址面前缅怀先烈时,深知和平美好的生活来之不易。

  3

  重走史迪威公路

  1944年,在美国的支援下,抗战时期的陆上援助生命线滇缅公路修通。这条公路又称为史迪威公路,始于印度东北部,终于中国云南昆明。这条路上,最著名的莫过于我国云南保山和腾冲之间的高黎贡山段了。

  

  那时候,中国远征军工兵部队,一边修路,一边与不断进行骚扰破坏的日军作仗。

  70多年后,我们驾驶着Jeep车型,重走这条道路,感受当年的艰险岁月。

  

  在离开腾冲后,我们进入了高黎贡山,此时,Jeep旗下车型强大的性能就展现出来了。无论是指南者、大指挥官,还是以通过性能强悍著称的牧马人和大切诺基,均能沉着应对高黎贡山里路况复杂的史迪威公路,轻松通过。在普通硬化道路上时,就以两驱模式通过;遇到坡度、泥浆路等复杂路面时,就启动四驱,沉着应对。

  

  这段公路以弯多,坡陡,路窄而著称。更令人心跳加速的是,公路的一侧是陡峭的山崖,公路的外边则是无任何护栏的悬崖,驾车时稍有不慎,要是冲出路基,基本上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迎着前车扬起来遮天蔽日的尘土,我们一行耗时五个多小时,终于有惊无险地翻越高黎贡山。在看到潞江坝服务区展出的当年行驶上史迪威公路上的初代Jeep车型时,更是让我们对这个品牌心生敬意。

  

  4

  重塑品牌基因再出发

  近年来,随着城市SUV风潮的兴起,一直以硬汉风格示人的Jeep品牌也与时俱进,愈发呈现其温柔的一面。如去年上市的大指挥官,在保持越野基因的同时,也不忘用更贴近消费者的人性化功能来拥抱它的用户。

  

  正如Jeep的核心理念“不是所有SUV都叫Jeep”一样。也许有的功能,你购车后一两年都用不上一次。但是正是这份稳稳的守护,让驾驭它的人敢去挑战未知的征途,而不被车的性能和通过性所束缚。

  活动已告一段落,我们将各自踏上自己的归途。度过78岁生日的Jeep,也翻过自己辉煌的一页,继续开始新的征程。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抗日战争时期,祖国西南边陲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天上是飞虎队的空中物资援助路线,地上是由中缅两国军民用鲜血和生命筑就的滇缅公路,我们以顽强的意志和极大的牺牲,沉重地打击了侵略者,成功挫败了日寇妄图从西南侵略中国的战略意图,守护了国土。

  

  为了缅怀这段历史,在Jeep品牌创立78周年之际,每日车讯跟随Jeep一起,重回当年弥漫着硝烟的战场,重走当年Jeep车曾经走过的史迪威公路。

  1

  重温品牌历史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军方表示需要这样一类车型以应对战事的需求:这款车要能爬坡,能拉野战炮,能在各种天气条件下穿越任何地形,时速最高要到90公里/小时,要拥有稳定稳定的四缸发动机,价格还不要太贵,制造成本不能超过2500美元。

  

  随后,第一批Jeep车型很快就被研发出来,并迅速生产投入到战场上,成为各大战场上的“常客”。到1944年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时,乘坐Jeep车已成为战场上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连巴顿将军都毫不吝啬对Jeep的赞美:“它是我见到过最坚韧、最顽强的机械。它和坦克、军舰不同,是有生命的,在和平年代它还会生存下去。”

  

  可以说,没有战争,或许就没有Jeep这个汽车品牌。屹今为止,在战争中经受考验并一路走过来的Jeep已经有78年的荣光岁月了。

  2

  重返滇西战场遗迹

  这一次,Jeep集结了四川、云南、广西、贵州和重庆等五省市的自驾车队,以重返滇西战场遗址,重走史迪威公路为主题来庆祝Jeep品牌的78周岁生日。

  

  在离开高速公路过后,我们经过一段省道,进入了非铺装道路,在经过保山红旗桥边境检查站后,终于来到了打响滇西抗战第一枪的惠通桥。

  

  这座著名的桥梁曾经历了“一炸一建”的过程。

  

  “一炸”是1942年5月5日,为了阻拦来势汹汹的日军,中国军队毅然决定炸毁惠通桥,以凭借怒江天险,阻击日军,打破其向昆明甚至重庆进犯欲灭亡中国的战略意图。

  

  “一建”是指1944年的滇西抗战中,为了突破一直久攻不下的日军依山而建的松山堡垒,中国远征军工兵部队突击抢修惠通桥。桥修通后,源源不断的物资和人员通过这座桥运达怒江对岸,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战争。随后中国军队采用掘地道至松山敌军地堡下面,埋上大量炸药,把负隅顽抗的日本侵略者以坐“土飞机”的形式送上了西天。据悉,知名的战争题材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就是以滇西抗战为背景拍摄的。

  

  当我们在战斗遗址面前缅怀先烈时,深知和平美好的生活来之不易。

  3

  重走史迪威公路

  1944年,在美国的支援下,抗战时期的陆上援助生命线滇缅公路修通。这条公路又称为史迪威公路,始于印度东北部,终于中国云南昆明。这条路上,最著名的莫过于我国云南保山和腾冲之间的高黎贡山段了。

  

  那时候,中国远征军工兵部队,一边修路,一边与不断进行骚扰破坏的日军作仗。

  70多年后,我们驾驶着Jeep车型,重走这条道路,感受当年的艰险岁月。

  

  在离开腾冲后,我们进入了高黎贡山,此时,Jeep旗下车型强大的性能就展现出来了。无论是指南者、大指挥官,还是以通过性能强悍著称的牧马人和大切诺基,均能沉着应对高黎贡山里路况复杂的史迪威公路,轻松通过。在普通硬化道路上时,就以两驱模式通过;遇到坡度、泥浆路等复杂路面时,就启动四驱,沉着应对。

  

  这段公路以弯多,坡陡,路窄而著称。更令人心跳加速的是,公路的一侧是陡峭的山崖,公路的外边则是无任何护栏的悬崖,驾车时稍有不慎,要是冲出路基,基本上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迎着前车扬起来遮天蔽日的尘土,我们一行耗时五个多小时,终于有惊无险地翻越高黎贡山。在看到潞江坝服务区展出的当年行驶上史迪威公路上的初代Jeep车型时,更是让我们对这个品牌心生敬意。

  

  4

  重塑品牌基因再出发

  近年来,随着城市SUV风潮的兴起,一直以硬汉风格示人的Jeep品牌也与时俱进,愈发呈现其温柔的一面。如去年上市的大指挥官,在保持越野基因的同时,也不忘用更贴近消费者的人性化功能来拥抱它的用户。

  

  正如Jeep的核心理念“不是所有SUV都叫Jeep”一样。也许有的功能,你购车后一两年都用不上一次。但是正是这份稳稳的守护,让驾驭它的人敢去挑战未知的征途,而不被车的性能和通过性所束缚。

  活动已告一段落,我们将各自踏上自己的归途。度过78岁生日的Jeep,也翻过自己辉煌的一页,继续开始新的征程。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