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平定河北始末(六):临危受命,李世民率军征讨河北

明星八卦 浏览(1791)

   前篇文章《横扫河北,刘黑闼进位汉东王》介绍了刘黑闼武德四年(621)十二月至武德五年(622)正月横扫河北,并在洺州进位汉东王的经过。本文继续介绍,看李世民出征河北的情况。

   武德四年(621)十二月十五日,李世民和李元吉奉命率军征讨刘黑闼。

   此时,李世民与刘黑闼双方实力对比如何呢?我在前篇文章已经对刘黑闼的实力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刘黑闼的核心精锐部队约有2万人,可动用的总兵力约为5万人。这里我重点分析李世民所率领唐军的实力。

   (一)参战将领

   从参战将领的情况看,此次跟随李世民前往河北的主要将领大致包括以下几部分:

   1、陕东道大行台官员

   (1)殷开山

   殷开山与李世民私交很好,当时担任陕东道大行台吏部尚书。从他的经历和官职看,由于当时担任陕东道大行台右仆射的屈突通没有参与本次征讨,因此,殷开山当时应该是作为李世民的副手出征的,但是很不幸,因病在征途中去世,“复从征刘黑闼,道病卒”(《旧唐书》殷开山传)。

  

   殷开山

   (2)韩良

   韩良,字仲良,属于李世民集团的核心人物,但是两唐书均未立传。根据《全唐文》收录的《唐故太子少保上柱国颍川定公碑》记载,韩良当时担任陕东道大行台左丞(正四品上),判天策府从事(从四品下),相当于陕东道大行台右仆射屈突通的副手。

   由于当时屈突通未参与本次征讨,殷开山又因病去世,因此,韩良被任命为元帅府长史,承担起辅助李世民的责任,“其年刘黑闼荐食三魏,吞噬两河,爰诏中权,以申薄伐,以公为元帅府长史”。

   (3)于志宁

   于志宁曾在陕东道大行台任职,根据其碑铭记载,于志宁担任过陕东道大行台的度支郎中、检校行台左丞并知膳部郎中事。后出任华州团割使,骑官军副(骑官军为关中十二军之一),天策府从事中郎。

   碑铭说于志宁“厉兵秣马,明赏慎罚”,结合于志宁的任职经历来看,于志宁应该是负责后勤钱粮事务的。

  

   于志宁

   (4)黄君汉

   黄君汉,时任怀州总管。据《册府元龟》卷357记载,“从平刘黑闼及破辅公祏,皆有战功”。怀州位于洛阳以北,当时属陕东道大行台管辖。

   2、秦王府官员

   (1)尉迟敬德

   尉迟敬德,时任秦王府右一统军(《旧唐书》尉迟敬德传)。

  

   尉迟敬德

   (2)秦叔宝

   秦叔宝,时任秦王府右三统军(《旧唐书》秦叔宝传)。

  

   秦叔宝

   (3)双士洛

   双士洛,时任秦王府右二护军,战后升任定州总管(双士洛墓志)。

   (4)田留安

   田留安,时任秦王府右四统军,战后升任魏州总管(《资治通鉴》)。

   (5)齐善行

   齐善行,时任秦王府左二护军,战后升任冀州总管(《资治通鉴》)。

   (6)李君羡

   李君羡,时任秦王府右三统军(《册府元龟》卷396)。

   3、此前讨伐刘黑闼的唐军残兵败将

   (1)李神通

   李神通原本是山东道行台右仆射,是最初负责讨伐刘黑闼的唐军最高统帅,后在武德四年(621)九月饶阳之战中战败,导致河北局势恶化,其本人也只得投奔李世民。

  

   李神通剧照

   (2)李世勣

   李世勣原本是黎州总管,是继李神通之后,在河北负责讨伐刘黑闼的唐军将领、行军大总管,在武德四年(621)十二月洺州之战中战败,投奔李世民。

  

   李世勣

   (3)张士贵

   张士贵时任右武卫将军,是李世勣的副手,在武德四年(621)十二月宗城之战和相州之战中战败,投奔李世民。

   (4)程名振

   程名振时任洺州永年县令,在武德四年(621)十二月洺州失守后,投奔李世民。

   4、河北地方将领

   (1)李艺(罗艺)

   李艺时任幽州总管,作为河北当地将领参加本次讨伐刘黑闼的战争(《旧唐书》罗艺传)。

  

   李艺

   (2)突地稽

   突地稽,靺鞨人,武德初年遣使朝贡,时任燕州总管,“刘黑闼之叛也,突地稽率所部赴定州,遣使诣太宗请受节度”(《旧唐书》北狄传)。

   5、李渊配属给李世民的将领

   (1)刘弘基

   刘弘基时任右骁卫大将军,据《旧唐书》刘弘基传记载,“寻从击刘黑闼于洺州”。

  

   刘弘基

   (2)樊世兴(樊兴)

   樊世兴,时任左监门将军,据樊世兴碑铭记载,“刘黑闼跋扈□□,陈兵旷岁,公克宣智勇,歼厥奸渠”。

   (3)李寿(罗寿)

   李艺之弟,时任监门将军,据《册府元龟》卷357记载,“会刘黑闼举兵,高祖遣其弟监门将军寿将兵与艺合势,攻刘黑闼”。

   (4)王君廓

   王君廓,时任右武卫将军,“从战东都有功,为右武卫将军”(《新唐书》王君廓传)。

   (5)兰谋

   兰谋,曾任太子左卫率。据《册府元龟》卷357记载,“从太宗破宋金刚及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徐圆朗等,皆有战勋,数蒙赏赐”。

   (6)罗士信

   罗士信,时任绛州总管(两唐书忠义传)。

  

   (7)郭子和(李子和)

   郭子和原本是隋末群雄之一,后归附唐朝,时任云州总管,但在延州故城安置,“五年,从太宗平刘黑闼,陷阵有功”(《旧唐书》李子和传)。

   (8)王续

   王续时任长安令,据《册府元龟》卷76记载,“唐高祖时,诏长安令王续率骑四千赴太宗军,以击刘黑闼”。

   (9)李道宗

   李道宗,李唐宗室成员,因当时年纪较小,跟在李世民身边作战(《旧唐书》李道宗传)。

   (10)史大柰

   史大柰,西突厥人,“从秦王平薛举、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功殊等”(《新唐书》诸夷蕃将传)。

   我把上述将领的情况做了一张表,具体如下:

  

   上述参战将领名单,并不完整,很多的墓志材料,我尚未一一查看,此外,有一些将领,虽然参加了讨伐刘黑闼的战争,但当时级别较低,例如秦王府僚属乙速孤神庆、李世民的连襟张琮等,在此也不一一列示。

   我之所以整理参战将领名单,主要是想通过该名单分析当时李世民率领的唐军的构成和这次战争的一些特点。

   (二)唐军构成及战争特点

   通过分析上述名单,我初步得出了以下几个结论:

   1、这次战争的后勤保障工作由陕东道大行台自行完成。

   曾在陕东道大行台主管钱粮的官员于志宁参与了这次战争,结合后来李建成征讨刘黑闼时于志宁担任河南道支度军粮使的情况看,这次战争,于志宁也是负责后期保障工作的。

   此外,在此前多次战争中充当李世民副手的屈突通,这一次没有直接参战,而是以陕东道大行台右仆射的身份坐镇洛阳,其目的显然是确保李世民后方稳定,并保障前线供应。

  

   屈突通

   据此,这次征讨刘黑闼,李世民的后勤保障工作是李世民自己部署完成的,与某个安坐后方的太子无关,希望某些后勤论者不要来抢功。

   2、秦王府官员在这次战争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尉迟敬德和秦叔宝等人的表现,我会在以后的文章中详细论述。这里只说一点,这次战争后,在李渊刻意阻止李世民插手河北善后事务的前提下,秦王府仍至少有3名官员出任河北的州总管职务,秦王府右二护军双士洛出任定州总管,左二护军齐善行出任冀州总管,右四统军田留安出任魏州总管。这充分说明,秦王府的将领在这次战争中是出了大力的,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正因为如此,尽管李渊在尽量防止李世民的势力进入河北,但是,论功行赏,秦王府仍有多名将领出任河北地方实职。

   3、李渊配属给李世民的将领,整体实力不强。

   仔细查看上面的名单,我们发现,这次李渊配属给李世民的将领,虽然看上去数量不少,但是,身份很杂,且整体实力不强。基本属于以前多次跟随李世民征伐的将领,李世民用的比较顺手的。

   按说,李渊要加强李世民的力量,首先应该从十六卫以及关中十二军抽调兵力。但是,我们发现,在不考虑此前败给刘黑闼的那帮残兵败将的情况下,李渊配属给李世民的将领中,只有刘弘基、樊世兴、李寿、王君廓属于十六卫,其中,王君廓还是在跟随李世民讨伐王世充后刚刚被授予右武卫将军。如果我们把这一情况和后来李建成征讨刘黑闼时的情况对比一下,就会发现,这一次,李渊配属给李世民的力量是偏弱的。

   未跟随李世民征讨刘黑闼,但后来跟随李建成征讨刘黑闼的将领举例如下:

   李安远,时任左武卫将军,据《册府元龟》卷357记载,“李安远,武德中为左武卫将军,破宋金刚、王世充,擒刘黑闼,皆有战功”。既然是“擒刘黑闼”,显然指的是第二次征讨,亦即李建成征讨刘黑闼。

   钱九陇,时任右武卫将军,据《册府元龟》卷357记载,“从太宗擒获窦建德,平王世充,从隐太子讨刘黑闼于魏州”。

   窦琮,时任右领军大将军,检校晋州总管,“寻从隐太子讨平刘黑闼”(《旧唐书》窦琮传)。

   桑显和,时任右武候将军,“右武候将军桑显和击黑闼于晏城”(《资治通鉴》武德五年十月)。

   此外,有些将领,此前一直跟随李世民征战的,也未参加本次征讨刘黑闼的战争,举例如下:

   柴绍,时任右骁卫大将军,跟随李世民参加了讨伐薛举、宋金刚、王世充、窦建德的战争,但未参加讨伐刘黑闼的战争。

  

   柴绍

   窦轨,时任益州道行台左仆射,跟随李世民参加了讨伐薛举、王世充的战争,但未参加讨伐刘黑闼的战争。

   综合以上情况来看,李世民此次征讨刘黑闼,是以陕东道大行台和秦王府的力量为主,辅之以其他各种力量。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三)原因分析

   1、陕东道大行台和秦王府在征讨王世充后逐渐完善。

   (1)陕东道大行台

   请大家注意,早在武德元年(618)就出现了陕东道行台,但那个行台是出于对王世充作战的军事目的而设立的,类似于武德四年(621)因对刘黑闼作战需要而设立的山东道行台。

   但是,在讨平王世充后,武德四年(621)十月,唐朝以洛阳为中心,设立完善了陕东道大行台,这个大行台就不全是出于军事目的而设立的了,而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管辖河南河北地区的军政机构,朝廷给了该大行台以很高的规格,其中高级官员的品秩与京师官员完全相同(其他行台官员均比京师官员低一等),“诏陕东道大行台尚书省自令、仆至郎中、主事,品秩皆与京师同”(《资治通鉴》)。

   在管辖区域方面,除了直管河南地区外,还管理山东道行台(山东道行台管理河北地区),“山东行台及总管府、诸州并隶焉”(《资治通鉴》)。

   (2)秦王府

   同样在武德四年(621)十月,朝廷对秦王府和齐王府也进行了完善,在王府常设官员之外,正式设立了左右六护军府、左右亲事府、左右帐内府,“其秦王、齐王府官之外,各置左右六护军府,及左右亲事帐内府”(《资治通鉴》)。

   其中,左右六护军府,是统领府兵的,据《旧唐书》职官志记载:

   其左一右一护军府,……统军各五人,别将各十人,分掌领亲勋卫及外军。左二右二护军府、左三右三护军府,各减统军三人,别将六人。

   请注意,统军是当时每个军府的最高长官,秦王府左一右一护军府各有5个统军,意思是各管理5个军府,左二右二护军府、左三右三护军府,各有2个统军,即各管理2个军府,上述六个护军府共计管理18个军府,当时的军府分为上中下三等,上府1200人,中府1000人,下府800人,如果都以中府计算,18个军府,总兵力约为1.8万人。

   综合以上情况看,在武德四年(621)十二月李世民征讨刘黑闼之前,李世民直接管辖的陕东道大行台和秦王府均已设置完备,相应的,李世民自然也会优先使用自己的直属力量作战,因为上下之间非常熟悉,必然会配合默契。

   而李建成征讨刘黑闼时,李渊给他配属了十六卫那么多将领,一方面是因为李建成自己的东宫官员,能拿出来上战场作战的不多,难当大任,另一方面,陕东道大行台是李世民的基本盘,虽然李渊有诏书命令陕东道大行台暂时归李建成节制,但是,人心向背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毕竟,陕东道大行台右仆射屈突通,武德九年(626)可是跟着李世民去了玄武门的,而且即便抛开李建成和李世民的矛盾不说,上下级之间的磨合本来也需要时间。因此,既然东宫自己的人不顶用,陕东道大行台的人又不能保证配合的效果,那只能增派十六卫的人来充实力量了。

   2、十六卫的兵力刚遭到削弱。

   在李世民讨伐刘黑闼之前,唐朝这边已经有多位将领与刘黑闼交战,其中很多是十六卫将领,带的是关中府兵。

   李神通,带关中步骑三千到河北;

   王行敏,屯卫将军;

   秦武通,右武卫将军;

   张士贵,右武卫将军;

   李世勣,曾任左武候大将军,其率领的2万兵力当有相当一部分府兵。

   上面这几位将领,都被刘黑闼打的几乎全军覆没了,因此,关中府兵应该是折损了不少兵力,相应的,李世民出征时,李渊也就不敢把太多的兵力配属给李世民,毕竟,关中也需要足够的兵力防御,万一突厥趁机入侵呢。

   我认为,正是由于上述原因,李世民这次征讨刘黑闼,主要动用了陕东道大行台和秦王府的兵力,而没有动用多少关中府兵。

   (四)唐军兵力估计

   本次李世民讨伐刘黑闼,出动了多少兵力呢?根据上面的分析,由于本次十六卫出动的兵力很少,因此,李世民的兵力也不会太多,考虑到后面在与刘黑闼的交战中,刘黑闼敢于与唐军正面对抗,最后还敢与唐军决战,因此,李世民的兵力应该是与刘黑闼基本相当,大概也在5万人左右。

   就这样,李世民带着大约5万唐军,于武德五年(622)正月进入河北,正式开始与刘黑闼交战。

   本文由详侃历史原创,欢迎大家关注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