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季182挑战世界,从干掉学校小中层开始

明星八卦 浏览(1253)

自从打算在学校里换个活法开始,就迎来了学校中层——三个女人的打击与挑战。当然逐步也受到了学校领导的重视,开始委派一些小活儿,得罪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尤其中层——三个女人。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无奈,一台戏与臭皮匠,全让我撞上了。学校委派工作多,样样不能说出类拔萃,在行业内绝对居前位,当然也得到了对接单位的认可。即使安排再多的工作,也不能耽误教学,学生的成绩也属不差。要想走得远走得久,又岂能耽误了学习,于是牺牲了自己的休息、逛街甚至跟朋友们一起谈天说地的时间来回炉自己。

这一回炉再造,了不得了,教学上有了突破,工作上有了突破,自己各方面技能也有了发展,当然也获得了绝大多数同事的认可,最主要的是与领导的紧张关系有了些许缓和。终于从领导的眼中钉肉中刺开始转变为偶尔的赏识,以及到偶尔的表扬。工作就像滚雪球,似乎越能干工作来的也就越多,自然也更加忙碌。不忙不要紧,这一忙碌,三个被叫做中层的女人可就坐不住了。不论什么事情,只要涉及我的事情,总是在里面使绊子,捣乱,搅局!

比如:我带的班级,参加学校里的一切活动,即使99%的获奖率,也跟我带的班级无缘,我们的认可只在观众的喝彩间。学校举办的个人项目,得奖似乎从来与我无缘,而且谁和我搭档,影响谁成绩,三个中层还大言不惭地放话:别人能得奖,是因为没和你搭档。没办法,人家是评委,手里有权!无奈,某次参加某知名杂志举行的朗诵比赛结果——全国二等奖,至此,我才发现,自己还能在这方面有所长。话说,在我们不足200人的小学校,我是从来是靠后位的。

比如:每逢任何大小考试,我带的班级试卷总是满目疮痍,千疮百孔,学生的阅读理解、作文必须严格按照参考答案,否则零分。无奈的是,即使这样,成绩依然不差,更在全校统考中成绩依然稳定,而其它班级则戏剧性的出现了成绩大幅度下滑,剧情极为滑稽!

比如:学校内部检查,我所负责的工作,从来都是受批评的对象,无奈的是上级部门来检查时,又被树立为亮点,再会上重点表扬。甚至有人戏称:你们学校的亮点工程怎么都是你在做?无奈,我戏称:因为我也是“亮点”!

比如:写教案、笔记、批改作业等,从来都是按字数、笔记本的外观来否定,写学习笔记、政治笔记否定的理由是本子不规范,写太多,作业常常以最差的一本来挑出问题。无奈的是,一对比他们自己所写教案、笔记、作业,简直惊乎人类想象!我情不自禁:姐姐,当中层固然逍遥可别忘了本。于教师而言,教学才是主业,中层是副业,万不可本末倒置,否则将来在讲台如何立足!

比如:评优树模、申报之类等额外加餐的事,从来没有我的份儿,即便是校领导亲自叮嘱,人家几个中层女人,也总会以各种理由,完美地绕过我所有的努力方向,再说许多工作校长不可能事事亲为,总以为的事没以为。自己作为一介学校的草民,工作量大,学生成绩也不差,自身又努力追求上进,且各方面有成果,然并卵!

比如:评职称要申报一些材料时,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且从别人嘴里得到消息,因为中层几次封锁评定职称消息。无奈,每次都得跑去相关部门当面问清楚,一来二去,倒也成了熟人。

诸如此类的事情,举不胜举。总之,我从来以为自己很差劲很差劲,所以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做错一件事,不敢说错一句话,时时刻刻检点自己,就怕得罪“地头蛇”一样的几个中层女领导。其实,做人,不就是应该这样吗?后来,读到《论语》,方才明白这才是对待人生正确的态度。我总以为,自己在领导眼里不够优秀,于是每天坚持做功课,假期坚持自费外出学习,努力提升自己。后来,逢着一些人,就会说,听过你的名字,你很优秀!我?优秀?很?我反复追问,才发现其实自己在外界印象还算可以的那一类人,然而我却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可以。

张丽钧老师的文章《显然,你用“出色”得罪了他!》笔下那位小小的语文组长,因为得罪了教务副主任,所以开会话里话外恶意批评。我岂止是一个,学校里,只要三个女人把持的地方,都让我得罪了,恶意批评,公报私仇,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最为可笑的是,平时除了工作上的对接,几乎连得罪人家的机会都没有。你说,我冤不冤?有人告诉我,你工作干的太好了。什么?太好?这样也会得罪人。我承担了大量的工作,又获得了上级单位的认可,学校领导高枕无忧,对学校,对学生都有好处,怎么就把这些中层女人得罪了?难道她们都见不得学校向好的方向发展吗?

我从张丽钧老师的文章里找到了答案,她戏谑:把校长布置的工作做烂,一切欧了!虽然有些汗颜,不过这似乎的确是缓解与中层紧张关系的最好方法。不过,即使我作为“肉夹饼”,也不会如此来干。人类不是应该向着美好的方向来发展吗?张丽钧给出的正解是:“对呀,那怎么行!你用出色得罪了他,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出色的问题,是他的问题。只要你过得比他好,他就受不了,难道,为了迎合这样的混账小人,你就得努力去追去坏?我喜欢的人生箴言是:宁可让人妒,也不让人怜。”我也找到了答案,有些关系不必缓解,你只管做好自己,剩下的有老天安排。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莫名其妙地,中层所有的打击,后来似乎都成了成全,她们越打击什么,我在哪方面就越努力也越有所成就。现在回想:倘若被几个中层女人天天捧着,夸着,那才是最要命的!那时候我一定会得意忘形的。如此说来,我应该感谢三个女中层领导对我无比苛刻的要求,感谢她们以近乎神的标准来要求我的方方面面。那简直是老天给我的额外加餐,一般人哪里能享受到如此精准的待遇!

突然发觉,只要能够走出我们这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没有任何流派的乡村学校,越过这些瘪的不能再瘪的三个中层女人,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以神的标准来要求你,最终只能成为神。”每当考验来临时,我都会默念这句法语,来为自己打气、祝福!

2019年8月15日

96

兰心苑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0.4

2019.08.15 07:40*

字数 2324

自从打算在学校里换个活法开始,就迎来了学校中层——三个女人的打击与挑战。当然逐步也受到了学校领导的重视,开始委派一些小活儿,得罪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尤其中层——三个女人。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无奈,一台戏与臭皮匠,全让我撞上了。学校委派工作多,样样不能说出类拔萃,在行业内绝对居前位,当然也得到了对接单位的认可。即使安排再多的工作,也不能耽误教学,学生的成绩也属不差。要想走得远走得久,又岂能耽误了学习,于是牺牲了自己的休息、逛街甚至跟朋友们一起谈天说地的时间来回炉自己。

这一回炉再造,了不得了,教学上有了突破,工作上有了突破,自己各方面技能也有了发展,当然也获得了绝大多数同事的认可,最主要的是与领导的紧张关系有了些许缓和。终于从领导的眼中钉肉中刺开始转变为偶尔的赏识,以及到偶尔的表扬。工作就像滚雪球,似乎越能干工作来的也就越多,自然也更加忙碌。不忙不要紧,这一忙碌,三个被叫做中层的女人可就坐不住了。不论什么事情,只要涉及我的事情,总是在里面使绊子,捣乱,搅局!

比如:我带的班级,参加学校里的一切活动,即使99%的获奖率,也跟我带的班级无缘,我们的认可只在观众的喝彩间。学校举办的个人项目,得奖似乎从来与我无缘,而且谁和我搭档,影响谁成绩,三个中层还大言不惭地放话:别人能得奖,是因为没和你搭档。没办法,人家是评委,手里有权!无奈,某次参加某知名杂志举行的朗诵比赛结果——全国二等奖,至此,我才发现,自己还能在这方面有所长。话说,在我们不足200人的小学校,我是从来是靠后位的。

比如:每逢任何大小考试,我带的班级试卷总是满目疮痍,千疮百孔,学生的阅读理解、作文必须严格按照参考答案,否则零分。无奈的是,即使这样,成绩依然不差,更在全校统考中成绩依然稳定,而其它班级则戏剧性的出现了成绩大幅度下滑,剧情极为滑稽!

比如:学校内部检查,我所负责的工作,从来都是受批评的对象,无奈的是上级部门来检查时,又被树立为亮点,再会上重点表扬。甚至有人戏称:你们学校的亮点工程怎么都是你在做?无奈,我戏称:因为我也是“亮点”!

比如:写教案、笔记、批改作业等,从来都是按字数、笔记本的外观来否定,写学习笔记、政治笔记否定的理由是本子不规范,写太多,作业常常以最差的一本来挑出问题。无奈的是,一对比他们自己所写教案、笔记、作业,简直惊乎人类想象!我情不自禁:姐姐,当中层固然逍遥可别忘了本。于教师而言,教学才是主业,中层是副业,万不可本末倒置,否则将来在讲台如何立足!

比如:评优树模、申报之类等额外加餐的事,从来没有我的份儿,即便是校领导亲自叮嘱,人家几个中层女人,也总会以各种理由,完美地绕过我所有的努力方向,再说许多工作校长不可能事事亲为,总以为的事没以为。自己作为一介学校的草民,工作量大,学生成绩也不差,自身又努力追求上进,且各方面有成果,然并卵!

比如:评职称要申报一些材料时,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且从别人嘴里得到消息,因为中层几次封锁评定职称消息。无奈,每次都得跑去相关部门当面问清楚,一来二去,倒也成了熟人。

诸如此类的事情,举不胜举。总之,我从来以为自己很差劲很差劲,所以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做错一件事,不敢说错一句话,时时刻刻检点自己,就怕得罪“地头蛇”一样的几个中层女领导。其实,做人,不就是应该这样吗?后来,读到《论语》,方才明白这才是对待人生正确的态度。我总以为,自己在领导眼里不够优秀,于是每天坚持做功课,假期坚持自费外出学习,努力提升自己。后来,逢着一些人,就会说,听过你的名字,你很优秀!我?优秀?很?我反复追问,才发现其实自己在外界印象还算可以的那一类人,然而我却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可以。

张丽钧老师的文章《显然,你用“出色”得罪了他!》笔下那位小小的语文组长,因为得罪了教务副主任,所以开会话里话外恶意批评。我岂止是一个,学校里,只要三个女人把持的地方,都让我得罪了,恶意批评,公报私仇,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最为可笑的是,平时除了工作上的对接,几乎连得罪人家的机会都没有。你说,我冤不冤?有人告诉我,你工作干的太好了。什么?太好?这样也会得罪人。我承担了大量的工作,又获得了上级单位的认可,学校领导高枕无忧,对学校,对学生都有好处,怎么就把这些中层女人得罪了?难道她们都见不得学校向好的方向发展吗?

我从张丽钧老师的文章里找到了答案,她戏谑:把校长布置的工作做烂,一切欧了!虽然有些汗颜,不过这似乎的确是缓解与中层紧张关系的最好方法。不过,即使我作为“肉夹饼”,也不会如此来干。人类不是应该向着美好的方向来发展吗?张丽钧给出的正解是:“对呀,那怎么行!你用出色得罪了他,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出色的问题,是他的问题。只要你过得比他好,他就受不了,难道,为了迎合这样的混账小人,你就得努力去追去坏?我喜欢的人生箴言是:宁可让人妒,也不让人怜。”我也找到了答案,有些关系不必缓解,你只管做好自己,剩下的有老天安排。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莫名其妙地,中层所有的打击,后来似乎都成了成全,她们越打击什么,我在哪方面就越努力也越有所成就。现在回想:倘若被几个中层女人天天捧着,夸着,那才是最要命的!那时候我一定会得意忘形的。如此说来,我应该感谢三个女中层领导对我无比苛刻的要求,感谢她们以近乎神的标准来要求我的方方面面。那简直是老天给我的额外加餐,一般人哪里能享受到如此精准的待遇!

突然发觉,只要能够走出我们这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没有任何流派的乡村学校,越过这些瘪的不能再瘪的三个中层女人,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以神的标准来要求你,最终只能成为神。”每当考验来临时,我都会默念这句法语,来为自己打气、祝福!

2019年8月15日

自从打算在学校里换个活法开始,就迎来了学校中层——三个女人的打击与挑战。当然逐步也受到了学校领导的重视,开始委派一些小活儿,得罪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尤其中层——三个女人。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无奈,一台戏与臭皮匠,全让我撞上了。学校委派工作多,样样不能说出类拔萃,在行业内绝对居前位,当然也得到了对接单位的认可。即使安排再多的工作,也不能耽误教学,学生的成绩也属不差。要想走得远走得久,又岂能耽误了学习,于是牺牲了自己的休息、逛街甚至跟朋友们一起谈天说地的时间来回炉自己。

这一回炉再造,了不得了,教学上有了突破,工作上有了突破,自己各方面技能也有了发展,当然也获得了绝大多数同事的认可,最主要的是与领导的紧张关系有了些许缓和。终于从领导的眼中钉肉中刺开始转变为偶尔的赏识,以及到偶尔的表扬。工作就像滚雪球,似乎越能干工作来的也就越多,自然也更加忙碌。不忙不要紧,这一忙碌,三个被叫做中层的女人可就坐不住了。不论什么事情,只要涉及我的事情,总是在里面使绊子,捣乱,搅局!

比如:我带的班级,参加学校里的一切活动,即使99%的获奖率,也跟我带的班级无缘,我们的认可只在观众的喝彩间。学校举办的个人项目,得奖似乎从来与我无缘,而且谁和我搭档,影响谁成绩,三个中层还大言不惭地放话:别人能得奖,是因为没和你搭档。没办法,人家是评委,手里有权!无奈,某次参加某知名杂志举行的朗诵比赛结果——全国二等奖,至此,我才发现,自己还能在这方面有所长。话说,在我们不足200人的小学校,我是从来是靠后位的。

比如:每逢任何大小考试,我带的班级试卷总是满目疮痍,千疮百孔,学生的阅读理解、作文必须严格按照参考答案,否则零分。无奈的是,即使这样,成绩依然不差,更在全校统考中成绩依然稳定,而其它班级则戏剧性的出现了成绩大幅度下滑,剧情极为滑稽!

比如:学校内部检查,我所负责的工作,从来都是受批评的对象,无奈的是上级部门来检查时,又被树立为亮点,再会上重点表扬。甚至有人戏称:你们学校的亮点工程怎么都是你在做?无奈,我戏称:因为我也是“亮点”!

比如:写教案、笔记、批改作业等,从来都是按字数、笔记本的外观来否定,写学习笔记、政治笔记否定的理由是本子不规范,写太多,作业常常以最差的一本来挑出问题。无奈的是,一对比他们自己所写教案、笔记、作业,简直惊乎人类想象!我情不自禁:姐姐,当中层固然逍遥可别忘了本。于教师而言,教学才是主业,中层是副业,万不可本末倒置,否则将来在讲台如何立足!

比如:评优树模、申报之类等额外加餐的事,从来没有我的份儿,即便是校领导亲自叮嘱,人家几个中层女人,也总会以各种理由,完美地绕过我所有的努力方向,再说许多工作校长不可能事事亲为,总以为的事没以为。自己作为一介学校的草民,工作量大,学生成绩也不差,自身又努力追求上进,且各方面有成果,然并卵!

比如:评职称要申报一些材料时,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且从别人嘴里得到消息,因为中层几次封锁评定职称消息。无奈,每次都得跑去相关部门当面问清楚,一来二去,倒也成了熟人。

诸如此类的事情,举不胜举。总之,我从来以为自己很差劲很差劲,所以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做错一件事,不敢说错一句话,时时刻刻检点自己,就怕得罪“地头蛇”一样的几个中层女领导。其实,做人,不就是应该这样吗?后来,读到《论语》,方才明白这才是对待人生正确的态度。我总以为,自己在领导眼里不够优秀,于是每天坚持做功课,假期坚持自费外出学习,努力提升自己。后来,逢着一些人,就会说,听过你的名字,你很优秀!我?优秀?很?我反复追问,才发现其实自己在外界印象还算可以的那一类人,然而我却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可以。

张丽钧老师的文章《显然,你用“出色”得罪了他!》笔下那位小小的语文组长,因为得罪了教务副主任,所以开会话里话外恶意批评。我岂止是一个,学校里,只要三个女人把持的地方,都让我得罪了,恶意批评,公报私仇,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最为可笑的是,平时除了工作上的对接,几乎连得罪人家的机会都没有。你说,我冤不冤?有人告诉我,你工作干的太好了。什么?太好?这样也会得罪人。我承担了大量的工作,又获得了上级单位的认可,学校领导高枕无忧,对学校,对学生都有好处,怎么就把这些中层女人得罪了?难道她们都见不得学校向好的方向发展吗?

我从张丽钧老师的文章里找到了答案,她戏谑:把校长布置的工作做烂,一切欧了!虽然有些汗颜,不过这似乎的确是缓解与中层紧张关系的最好方法。不过,即使我作为“肉夹饼”,也不会如此来干。人类不是应该向着美好的方向来发展吗?张丽钧给出的正解是:“对呀,那怎么行!你用出色得罪了他,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出色的问题,是他的问题。只要你过得比他好,他就受不了,难道,为了迎合这样的混账小人,你就得努力去追去坏?我喜欢的人生箴言是:宁可让人妒,也不让人怜。”我也找到了答案,有些关系不必缓解,你只管做好自己,剩下的有老天安排。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莫名其妙地,中层所有的打击,后来似乎都成了成全,她们越打击什么,我在哪方面就越努力也越有所成就。现在回想:倘若被几个中层女人天天捧着,夸着,那才是最要命的!那时候我一定会得意忘形的。如此说来,我应该感谢三个女中层领导对我无比苛刻的要求,感谢她们以近乎神的标准来要求我的方方面面。那简直是老天给我的额外加餐,一般人哪里能享受到如此精准的待遇!

突然发觉,只要能够走出我们这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没有任何流派的乡村学校,越过这些瘪的不能再瘪的三个中层女人,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以神的标准来要求你,最终只能成为神。”每当考验来临时,我都会默念这句法语,来为自己打气、祝福!

2019年8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