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是一味治愈心灵的良药

明星八卦 浏览(1884)

?

  

  人生在世,难免会遇到烦心的事儿。排队被加塞、朋友间闹误会、恋人分手、孩子不听话、工作未顺意、出行安检过度、教育不公、医疗不均、天太热、风太轻、云太薄等等,不一而足。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离别、求不得和五阴炽盛。

  前四苦:生、老、病和死,一般人无能为力,除了病以外,可以说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有些病也非人为的造作而生,只能说是命。

  后四苦:怨憎会、爱离别、求不得和五阴炽盛,作为六道之一的人道倒是有对治之法,比如依佛说的戒律去修行。

  据说佛教修行有八万四千法门,但一般人非佛门弟子,大多生活在尘俗之中,没有几人能够有机缘依法修持。

  所幸人类还有那么多的艺术、文学作品可以帮助我们获得几许超脱,比如古诗词。虽未必能解决生死的根本问题,但至少可以站在洞穴外观察长期处于洞穴内的自身。

  一段时间以来,每有烦心事如野草般在心中蔓延,我就读苏轼的诗词,几乎每次都能超然物外,重获内心的平静。很多事自消饵于无形,即便有些事情依然横梗于眼前,也可泰然处之。

  所以,祖先留下的东西,足以抚慰你我的心灵。例如:谈离别,有苏轼的《临江仙》: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处异乡,有《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言超脱,有《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96

  俗然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3

  2019.07.26 23:48*

  字数 719

  

  人生在世,难免会遇到烦心的事儿。排队被加塞、朋友间闹误会、恋人分手、孩子不听话、工作未顺意、出行安检过度、教育不公、医疗不均、天太热、风太轻、云太薄等等,不一而足。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离别、求不得和五阴炽盛。

  前四苦:生、老、病和死,一般人无能为力,除了病以外,可以说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有些病也非人为的造作而生,只能说是命。

  后四苦:怨憎会、爱离别、求不得和五阴炽盛,作为六道之一的人道倒是有对治之法,比如依佛说的戒律去修行。

  据说佛教修行有八万四千法门,但一般人非佛门弟子,大多生活在尘俗之中,没有几人能够有机缘依法修持。

  所幸人类还有那么多的艺术、文学作品可以帮助我们获得几许超脱,比如古诗词。虽未必能解决生死的根本问题,但至少可以站在洞穴外观察长期处于洞穴内的自身。

  一段时间以来,每有烦心事如野草般在心中蔓延,我就读苏轼的诗词,几乎每次都能超然物外,重获内心的平静。很多事自消饵于无形,即便有些事情依然横梗于眼前,也可泰然处之。

  所以,祖先留下的东西,足以抚慰你我的心灵。例如:谈离别,有苏轼的《临江仙》: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处异乡,有《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言超脱,有《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人生在世,难免会遇到烦心的事儿。排队被加塞、朋友间闹误会、恋人分手、孩子不听话、工作未顺意、出行安检过度、教育不公、医疗不均、天太热、风太轻、云太薄等等,不一而足。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离别、求不得和五阴炽盛。

  前四苦:生、老、病和死,一般人无能为力,除了病以外,可以说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有些病也非人为的造作而生,只能说是命。

  后四苦:怨憎会、爱离别、求不得和五阴炽盛,作为六道之一的人道倒是有对治之法,比如依佛说的戒律去修行。

  据说佛教修行有八万四千法门,但一般人非佛门弟子,大多生活在尘俗之中,没有几人能够有机缘依法修持。

  所幸人类还有那么多的艺术、文学作品可以帮助我们获得几许超脱,比如古诗词。虽未必能解决生死的根本问题,但至少可以站在洞穴外观察长期处于洞穴内的自身。

  一段时间以来,每有烦心事如野草般在心中蔓延,我就读苏轼的诗词,几乎每次都能超然物外,重获内心的平静。很多事自消饵于无形,即便有些事情依然横梗于眼前,也可泰然处之。

  所以,祖先留下的东西,足以抚慰你我的心灵。例如:谈离别,有苏轼的《临江仙》: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处异乡,有《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言超脱,有《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